西藏
仁心仁术暖高原——医生迟路湘的西藏情
来源: 西藏日报      时间: 2020-10-12

    “谢谢您,迟教授!是您救了我父亲的命!”前不久,在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医院心血管科,来自拉萨的巴桑,向心血管科手术组的医护人员一一献上洁白的哈达,并把一面写着“医德高尚暖人心,医术精湛传西藏”的锦旗送给了专家迟路湘。

    今年7月,81岁高龄的大格桑突然双腿剧痛,无法站立行走,日夜辗转难眠。儿子巴桑带着父亲跑遍拉萨各大医院求治无果。巴桑不忍心看到父亲被病痛折磨,四处打听,求医问药。后来,在西藏军区总医院,巴桑了解到,在重庆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原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有一位叫迟路湘的专家医术高明,处理过类似的病例,效果非常好。

    第二天上午,巴桑就带着父亲从拉萨飞到了重庆。不料,迟路湘已在2018年作为高层次人才引进,去了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医院。巴桑和家人又急急忙忙带着父亲几经辗转来到永川区人民医院。

    患有面瘫正在接受治疗的迟路湘,听说有一位藏族老人千里迢迢从西藏赶来找自己求医,二话没说从病床上起来,给大格桑做了详细检查。“如不及时处理,很快就会坏死,导致双腿截肢。”迟路湘经过全面分析,当即向巴桑表示,“我亲自带领手术组并主刀,分两次给老人进行手术,还老人一双站立行走的腿。”听到这话,巴桑和家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踏实了。

    第二天,迟路湘带着手术组的医护人员早早来到手术室,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手术,顺利地为老人打通了完全闭塞的右下肢股浅动脉。几天后,迟路湘带领手术组成功为大格桑实施了第二次手术,打通了完全闭塞的左下肢股浅动脉。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和康复,大格桑的双腿站了起来,行走自如。痊愈出院回到拉萨的大格桑高兴不已,逢人便讲是重庆的迟医生救了他的腿,让他重新站了起来。

    今年58岁的迟路湘,曾是重庆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血管内科的著名专家,参加过国家相关重大课题的研究,先后获得过国家、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其研究成果被国内外数十家医疗单位推广应用。2001年1月,他主动放弃出国学习的机会,肩负党和军队的重托,踏上了一年的援藏之路,与西藏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年,当我走进西藏军区总医院,看到同行们兢兢业业、忘我工作,感动不已,觉得高原上的一切都是新鲜的、生动的,到处都充满着朝气和激情。”初至西藏的情景,迟路湘至今印象深刻。

    “西藏海拔高,气候恶劣,是心血管疾病的多发地区,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是每一位医务工作者的职责和使命。”迟路湘告诉记者,2001年2月中旬的一天,迟路湘刚从西南医院返回西藏军区总医院,一位同事就急急忙忙跑过来说:“有一个患心脏病态窦房结综合征的老阿妈心脏停跳,情况十分危急。”在这生死时刻,迟路湘顾不得高原反应给身体带来的不适,急忙戴上口罩,穿上几十斤重的铅衣飞奔急救室紧急施救,在一台老式胃肠机上守了40多个小时,为老阿妈心脏成功地安装了西藏首例双腔起博器,硬是从死神手里把老阿妈的生命夺了回来。

    自从给那位名叫次仁曲珍的老阿妈成功安装了心脏起博器后,迟路湘的名声大震,每天到西藏军区总医院找他治病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最后到了络绎不绝的地步。 “那时,除了给病人手术外,我每天都要接诊一两百人,虽然很累,但我觉得很值。” 迟路湘说,“只要病人需要,我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作为援藏专家的迟路湘深知,援藏既要救死扶伤,又要把技术带到西藏,留在高原,造福各族军民。为此,他请来陆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心内科专家,邀请拉萨军地各大医院的同行,筹划并举办了西藏首届心脏起博器学术交流研讨会,同时在医疗设备落后的情况下想方设法开展心脏介入、肾动脉造影、急性心肌梗死深检治疗等技术,手把手地为西藏带出了一批治疗心血管疾病的优秀医务工作者,荣立了个人二等功。

    迟路湘援藏回到重庆后,依旧十分关注高原患者。他说,“西藏气候恶劣,高寒缺氧,干什么工作都不容易。对高原上的病人高看一眼、厚爱三分、特殊一点,是应该的。”

    良医有情解病,神术无声除疾。近20年时间,在西藏、在重庆,迟路湘妙手仁心诊治了成百上千的高原心血管病患,把一个个高原心血管病患带回了美好生活的春天。(麦正伟 记者 张猛)

(责任编辑: 殷小燕 达珍)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9434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