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

21

11:20:42

青藏铁路10周年纪行:倾心护卫千里“绿色长廊”

本文来源: 中国西藏新闻网 本文作者: 王晓莉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目前,青藏铁路已实现了地面和列车“零污染、零排放、绿色作业”的目标,开创了青藏铁路干旱荒漠区植物治沙的先例,同时在我国铁路建设史上首次建设了野生动物通道。

青藏铁路,地处世界“第三极”,全长1956公里,穿越可可西里、三江源、羌塘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极为脆弱。10年来,在铁路运营中如何保护好沿线脆弱的生态环境,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10年来,青藏铁路公司不断探索适应高原铁路特点的环境保护管理模式,积极改善铁路沿线生态环境。目前,青藏铁路已实现了地面和列车“零污染、零排放、绿色作业”的目标,开创了青藏铁路干旱荒漠区植物治沙的先例,同时在我国铁路建设史上首次建设了野生动物通道。

雪域天路的生态焦点

2006年7月1日,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全线开通运行。这条“天路”从修建伊始,就有不少人质疑它的修建和开通是否会对脆弱的高原生态造成影响。记者经多方走访了解到,青藏铁路从设计施工到全线开通,各个环节均采取了先进的环保措施,确保青藏高原“圣洁”如初。

健全环保管理机制。为加强青藏铁路环保工作制度建设,青藏铁路公司制定了相关环境保护办法,从管理机构与职责、水污染防治、固体废物污染防治、噪声及大气 污染防治、环境监测等角度规范了环境保护管理。同时,为保证沱沱河污水处理站的排放达到生活水源水质二级标准,青藏铁路公司在沱沱河采用了干式集便厕所, 防止粪便排入下水管道,保证了“三江源”、“中华水塔”不受污染。

实施环保监测研究。青藏铁路公司设置了环境保护办公室,在运营管理中,委托相关机构分别对青藏铁路格拉段的“运营期野生动物通道”、“沿线边坡植被监测与恢复”、“防治路基沙害技术研究”等进行系统监测研究,为青藏铁路沿线环境保护提供了有力的科学依据。

加强废物处置管理。青藏铁路公司在青藏铁路沿线专门设置污水处理设备站点,定期对污水水质排放进行监测。同时,青藏铁路格拉段运行的客车还全部采用了全封 闭的25T新型客车车体,还设有先进的污水和污物收集系统;采暖均使用电能和太阳能,拉萨西站、那曲站采暖使用以轻质柴油为燃料的燃油锅炉;沿线各站区设 置了密闭式垃圾箱。

雪域天路的“绿化师”

青藏铁路沿线地形复杂,地貌差异巨大,荒漠化土地类型多、分布广,是我国唯一分布有全球四种荒漠化类型(风蚀、水蚀、冻融、盐渍化)的区域。

青藏铁路通车以来,青藏铁路公司采取“宜乔则乔、宜灌则灌、宜草则草”的方法,全面实施“绿色天路”工程建设。在该工程中,青藏铁路公司工务部冻土室主任 王进昌功不可没。工作20多年来,他一直从事青藏铁路防沙治沙工作,参与防沙治沙及冻土工程领域科研课题13项,被称为“天路”的绿化师。

王进昌针对青藏铁路西格段乌兰至陶力周边30多公里的流动沙地及戈壁风沙流危害,在采取围网封育禁牧的基础上,在草(石)方格内人工引种沙生灌木取得成功,开创了青藏铁路干旱荒漠区植物治沙的先例。

青藏铁路格拉段沙害主要集中在海拔4600—4900米的红梁河、秀水河、沱沱河等地区。王进昌按照“远阻、中截、近固”的原则,在采取人工清沙的基础上,在线路迎风侧设置石方格和低立式PE方格,从而消除了风沙对铁路的危害。

王进昌与中铁西北科学研究院、中科院寒旱所合作发明并获得了箱体式活动新型沙障、旋转式机械沙障、拼装式挡沙栅栏及一种用于高寒地区河流性沙害防治的U型堤坝等4项新型专利,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治沙工程中得到很好运用,取得了良好效果。

青藏铁路沿线可绿化里程1030公里,如今青藏铁路沿线绿化长度已达705公里,形成了一道千里“绿色长廊”,犹如坚强的绿色卫士,护卫着“天路”安全畅通。

雪域天路的动物天堂

夕阳映照可可西里草原,一列青藏铁路工程试验车缓缓爬上清水河特大桥,只见成群结队的藏羚羊在大桥两边或埋头吃草,或抬头凝望,或悠闲地从桥孔中穿过……这是记者日前在可可西里五道梁采访时见到的情景。

“过去,藏羚羊只要一听到车辆和人的声音,立即就会逃之夭夭,一般在1公里内很难接近到藏羚羊。青藏铁路建设者对藏羚羊关怀备至,工程建设期间,不仅停工为藏羚羊让道,还救护失散的野生动物。”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工作人员扎多说。

青藏铁路沿线野生动物迁徙监测数据显示,野生动物迁徙通道的使用率已经从2004年的56.6%逐步上升到2011年以后的100%,区域内野生动物活动自如,呈现出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画卷。

“在设计青藏铁路时,对穿越可可西里、三江源、色林错等自然保护区内的线路区段进行了多方案优选,根据不同地段分布的野生动物种类、生活习性、行为适应能 力和动物专家意见,在沿线分别设置桥梁下方通道、缓坡平交通道、桥梁缓坡通道等野生动物通道33处。” 中科院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吴晓民说。

青藏铁路建设在国内由于首次采取了设置涵洞、以桥代路、绕避湿地等一系列科学有效的技术保护野生动物的措施,使得青藏高原亿万年形成的自然冰川、雪原地 貌、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保持完好,野生动物得以有效保护,这在世界铁路建设史上树立了楷模,形成了青藏铁路沿线人与动物的“和谐之路”。(记者 王晓莉 周波 麦正伟 王雅慧)

新华网西藏
本文作者:王晓莉
责任编辑:雪珍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