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

26

15:50:10

“根吉布”丹松扎巴:悬壶济世成就藏医博大精深

本文来源: 西藏日报 本文作者: 晓勇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在第三届中国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分论坛——门孜康建院100周年庆祝大会暨中国西藏首届藏医药国际论坛上,丹松扎巴是进行学术演讲的15位国内外专家学者之一,他的《浅谈藏医脉泻疗法的实践操作》受到在场450余位国内外专家学者、各界嘉宾的欢迎。

 “根吉布”丹松扎巴:悬壶济世成就藏医博大精深

每周二、四、六,丹松扎巴在永纳村诊所里为来自四面八方的病人看病。记者 米玛 摄

索县,位于西藏东北部、怒江上游的索曲河流域。9月,正是草原初秋时节。经过一个夏天,青草开始泛黄。秋风袭来,已有丝丝凉意。

从索县县城沿317国道行驶不到1公里再向左拐,在平坦草原的腹地,远处山坡上几处两层楼的建筑以及藏式民房映入视线,这里正是索县亚拉镇永纳村。

这是藏北东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村落,却每日里有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不顾路途遥远涌向这里,因为这里有“根吉布”——脉泻疗法这一千年藏医瑰宝、独门绝技的传承人、索县藏医院院长丹松扎巴。

 “根吉布”丹松扎巴:悬壶济世成就藏医博大精深

丹松扎巴在第三届中国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藏医药分论坛上演讲。记者 常川 摄

在第三届中国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分论坛——门孜康建院100周年庆祝大会暨中国西藏首届藏医药国际论坛上,丹松扎巴是进行学术演讲的15位国内外专家学者之一,他的《浅谈藏医脉泻疗法的实践操作》受到在场450余位国内外专家学者、各界嘉宾的欢迎。

好医生——不分亲疏贵贱,也不论职位高低,都按照门诊挂号顺序依次诊治,尽最大努力让每个病人看上病、看好病

在那曲地区索县、巴青、比如,还有昌都市丁青县一带,乃至青海省玉树、海南等许多地方,提起“根吉布”,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吉布,是父母亲给丹松扎巴起的小名,“宝贝孩子”的意思。根,意为老师,也是藏北东部人对德高望重之人的尊称。

9月1日下午,永纳村。藏医丹松扎巴自家诊所外的空地上,一个个支起的小帐篷和一部部停靠的私家车在空旷的草原上显得格外醒目。

来自巴青县雅安镇的牧民雍忠益西和次珠两口子正在自搭的帐篷内收拾行囊,准备明日回程。雍忠益西高兴地说:“来了好几天了,通过藏医脉泻疗法,困扰老婆多年的胃病好多了,该回家喽!”

院后是一排略显陈旧的平房,这是丹松扎巴早年募集资金专门为病人盖的住院病房。28岁的公木次仁和妻子次立白姆正在准备晚餐。7岁的女儿躺在床上,扑闪着双眼,看着闯进房间的我们。

 “根吉布”丹松扎巴:悬壶济世成就藏医博大精深

丹松扎巴和他的接班人丹增加布。 记者 米玛 摄

来自云南省德庆县的公木次仁说,女儿生下来就有病,至今不会走路。为了给女儿治病,全家曾花掉所有积蓄四处求医,也到寺庙请活佛僧人做过法事,但都无济于事。

在昆明儿童医院,专家告诉夫妻俩,孩子患的是脑瘫。“这像是给我们一家判了死刑,让人难以接受。”公木次仁说。

几尽绝望时,通过熟人打听到西藏索县的神医“根吉布”。于是,他们满怀希望来到这里。

在这里,丹松扎巴和他的学生们用藏医药熏蒸疗法为小姑娘治疗。5天后,公木次仁夫妇欣喜地看到,一直不会走路的女儿开始踏地行走了。“虽然每次大概只走 10米,但这让我们仿佛在黑夜里看到了曙光一样高兴。任何语言都难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公木次仁说着,眼中闪着幸福的泪花。

从每日清晨5点半起床念颂《四部医典》,到9点上班,丹松扎巴每天的工作量达十几个小时,每天接诊病患上百位。他说:“这些病人来自八方,有很多患者是久 治不愈,靠着最后一线希望来找到我。所以,我从不分亲疏贵贱,也不论职位高低,都按照门诊挂号顺序依次诊治,尽最大努力让每个病人都看上病、看好病。”

来自青海省杂多县的牧民加松和索巴夫妇第三次来到索县永纳村。这一次,他们没有带帐篷,而是住进了县政府新援建的住院楼内。“身体不适时,总想找‘根吉 布’看看。以前也来过,现在条件更好。‘根吉布’不仅医技好,心肠也好。这个床位费一天才15元,一般7天的药费才收4元左右。对普通百姓来说,‘根吉布’就是一位经验丰富、医德俱佳的‘神医’。”

好传人——脉泻疗法在丹松扎巴的继承、普及、推广下,再次在雪域高原绽放其神秘容颜

有着1300多年历史的藏医脉泻疗法,在藏医名著《四部医典》中有系统的记载和阐述。但由于其操作技术的严谨性和临床风险的巨大性,近代以来未能普及和推广,甚至面临失传的危险。

丹松扎巴传承脉泻疗法的故事,要从他的家族说起。

 “根吉布”丹松扎巴:悬壶济世成就藏医博大精深

在丹松扎巴的领颂下,医生、学生每天共同齐颂藏医名著《四部医典》。 记者 米玛 摄

公元17世纪,1672年出生于昌都的尼玛丹增彭措大力推广藏医脉泻疗法,并补充了这一特色疗法的理论体系。由此,在康区,脉泻疗法由尼玛丹增彭措的传人 拉董拉杰在索县赞丹寺及其周边得到慢慢传播,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培养了哲达拉杰、热西·山丹、齐觉拉杰、杂古拉杰等传承人。

丹松扎巴的父亲珠达·益西本杰就是拉董拉杰的弟子热西·山丹的传人。

据丹松扎巴回忆,他的爷爷、奶奶家族中都出过在当地较有名望的藏医,现可追溯的就有七八代藏医先人。在家族的熏陶下,父亲珠达·益西本杰从小随父习医,十几岁时来到索宗嘎钦地方跟随修行人热西·山丹钻研医术。

益西本杰跟随热西·山丹,用了13年时间,不仅把独门绝技脉泻疗法传承了下来,还学会治疗许多疑难杂症。随后,他辗转来到拉萨,在20世纪藏医领域负有盛 名的女藏医央金拉姆座前学习藏医开眼技术等。在拉萨门孜康学习期间,益西本杰的医技还曾得到过已故藏医大师钦绕罗布的赞赏:“康巴小伙医技很好啊!”

自幼受家族影响,丹松扎巴6岁起就在父亲膝前学习藏文,8岁跟着父亲上山采药、识别药材、听讲医理,12岁已能识别大多数藏药材,并研习医术,表现出很高的天赋,14岁能简单治病,16岁正式跟随父亲实践藏医脉泻疗法。

珠达·益西本杰过世前,将自己毕生的临床医学技艺,包括藏医脉泻疗法以及治疗疑难杂症的经验全部都传授给了与藏医药缘分深厚的儿子丹松扎巴。

从小,丹松扎巴就酷爱医学事业,青年时已具有扎实的基础,出诊开方、为人治病,成为当地颇有名望的少年“赤脚医生”。他还凭借迥异天资和一颗勤奋好学的心,拜过多位大师学习藏医黑白历算、旧译密法、大圆满法等。

丹松扎巴说,脉泻疗法是藏医学临床治疗疾病中对血液和黄水中毒等疾病通过脉路、经尿路排出体外的一种特殊治疗技术。“藏医学认为,身体由五行组成,药材也是五行构成,所以基本每个适应症均可做脉泻疗法。”

事实上,脉泻疗法在藏医中是一种手术方法。其治疗过程分为先导、正式用药和善后调理三部分。脉泻用药有好几种,包括七味螃蟹丸和九味加如丸。其采药、选药、配药和加工过程异常繁琐,每一道工序稍有不慎,就会增加患者的风险。

几个世纪以来,经过尼玛丹增平措、拉董拉杰、热西·山丹、珠达·益西本杰传承而来的千年藏医瑰宝——脉泻疗法,在丹松扎巴的继承、普及、推广下,再次在雪域高原绽放其神秘容颜。

如今,丹松扎巴的儿女们已然成为这个家族的又一代藏医传承人。尤其是大儿子丹增加布,自2009年从西藏藏医学院毕业至今,一直与父亲形影相随,眼观手学临床藏医技术,已掌握了藏医水银泡制、脉泻疗法的全部技艺。

深受祖辈影响的丹增加布,显得比实际年龄小很多,但丹松扎巴相信,儿子会是自己最好的“接班人”。

好导师——让每位学员进行实际操作,把自己知道的技术要点和经验传授给更多的藏医人

9月2日,清晨8点10分,丹松扎巴和儿子丹增加布已经从家中赶到了索县藏医院。此时,县藏医院挂号室门外等待看病的人已排起了长龙。

在名藏医观摩室,县藏医院的医生和从各地赶来学习的藏医,陆续手拿典籍进门坐下。

8点半,在丹松扎巴的领颂下,已经坐满整个观摩室的医生、学生共同齐颂藏医名著《四部医典》。

“这是藏医传统早颂课。每天利用半个钟头依次反复念颂《四部医典》,不仅可以加深记忆,而且对一名藏医来说这是一种庄严的仪式。”丹松扎巴说。

今年63岁的丹松扎巴满头银发,却壮实且精神饱满。他总是面带微笑,声音温和。丹松扎巴几年前就已经退休,又在各方邀请下重新返聘在索县藏医院当院长,并于每周一、三、五准时坐诊。

无论是在县藏医院,还是在位于永纳村的自家诊所,除了儿子丹增加布,丹松扎巴的后面总跟着一群年轻的藏医。他们或是藏医学院的学生,或来自周边近邻,远自青海、北京、四川、甘肃等地。

这些年轻人和那些远到而来的求医者一样,是慕名前来,满载而归。

切军加和公保东智都是青海人,今年40岁,分别来自北京藏医院和青海黄南州泽库县藏医院。在他们各自所在的医院里,他们已是青年骨干医生。但在索县,他们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众多学员中普普通通的一员。

他们告诉记者:“本科、硕士阶段都在理论上学过脉泻疗法,因为很多大医院没有实践,还以为这一藏医绝技已失传。在认识丹松扎巴老师后才知道,他是这一技艺的传承人,真的很高兴这门技艺还后继有人。来索县学习,就是希望把这一藏医特色技术继承下来,再推广和传承下去。”

这些年,除了不拘一格地接收有志于学习脉泻疗法的学徒,为全区各地市藏医院进行脉泻疗法的技术传授,邀请学员到索县藏医院来深入实践外,面对脉泻疗法这项古老的藏医学瑰宝,丹松扎巴并没有抱残守缺,墨守成规。

他大量钻研藏医学典籍,研制藏医脉泻和腹泻疗法必备秘方——强巴盾巴、那木加斯泻、阿如斯泻等药物,还成功研制了果迥仁青租泻、布泻等特色疗法及其药方,精心编制了《脉泻疗法的临床实践指导》一书,为藏医实际应用提供科学依据,让治疗效果得到有效保障。

已是西藏藏医学院博士生导师的丹松扎巴,对任何来索县求学的学员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说:“事关人命,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大意。”

白天忙碌于医院事务,丹松扎巴要抽出晚上的时间为学员讲解藏医理论知识。在不同的季节,带学员们采挖、识别不同的药材。对采集药材的部位、药性,进行一一讲解。从学习加工和炮制法,直至进行临床实践,每个环节丹松扎巴都严谨恪守。

来自自治区藏医学院的仁增平措说,作为一名传承人,丹松扎巴老师把积累多年的脉泻疗法精髓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们,让我们极为感动。

丹松扎巴说:“脉泻疗法最重要的是用药的准确把握。要会认药,会制药。要视每个病人的体质不同来制定用药标准。其操作严谨,临床风险大。这也是该疗法几尽 失传的主要原因。我会让每位学员进行实际操作,把自己知道的技术要点和经验传授给更多的藏医人。我毕生的愿望就是,将这一古老藏医技术广泛运用和推广到医 学领域,让更多的藏医人成为发扬者和传承人。”(记者 晓勇 米玛 谢伟 王晓莉)

新华网西藏
本文作者:晓勇
责任编辑:雪珍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