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羌塘草原农牧民群众的“阿古”
来源: 法治日报      时间: 2020-10-26

    ——记那曲市色尼区那曲镇仁毛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白琼

    “阿古白琼,有空来家里坐坐,我们村债务纠纷有点多,债务合同应该怎么写,我们实在搞不懂,麻烦您到时候给我们讲讲。”

    “阿古白琼,我家那小子刚上五年级,最近经常嚷着要去拉萨打工,麻烦您抽空给他讲讲国家的《义务教育法》。”

    ……

    走在街道上,农牧民群众都热情的和阿古白琼打招呼,诉说着自己的烦心事。

    “阿古”是藏北那曲羌塘草原地区对有威望、受人尊敬的长者的尊称,汉语可翻译为“叔叔”。

    今年67岁的阿古白琼就是这样一位藏族老人,无论男女老幼,大家都亲切地称为“阿古”。他就是那曲市色尼区仁毛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白琼。2019年10月13日,那曲市色尼区首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调解室——“阿古白琼”调解室挂牌正式成立。前不久司法部拟表彰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公示公告名单中,就有他的名字。近日,《法治日报》记者在那曲市见到了了这位群众心中的“阿古”。

    阿古白琼金牌调解室外景。

    他是调解员

    “大不了把我关起来,反正我是不会多赔一分钱的。”9月13日,当次某和马某来到“阿古白琼”调解室时,马某气势汹汹的说道。

    “别生气,先坐下,消消气,慢慢说,既然来到调解室,先了解一下你们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事情总是会解决的。”白琼指着桌子上摆放的藏汉双语版的当事人“权利义务”告知书,”呵呵的对双方说道。

    事情倒也简单,今年4月13日,次某的妻子白某与马某因口角发生纠纷,在推搡的过程中,白某倒地,一个星期后,次某找到马某,说白某疑似尾骨骨折,要求马某赔偿医药费、误工费5000元,双方多次协商无果,故来到调解室要求调解。

    “一个巴掌拍不响,白某倒地摔伤,你们双方都有责任,但你一个星期后说是马某所致,你却拿不出充分的证据。”白琼语重心长的对双方说道。

    经过白琼一个多小时的调解,一场历时半年之久的纠纷圆满化解,双方握手言和。

    像这样的纠纷调解,对白琼来说,已经不是一两次了。2018年,随着那曲地区撤地设市以来,那曲市色尼区群众间的纠纷也由过去的土地纠纷和邻里纠纷等为主变成了现在婚姻家庭纠纷和债务纠纷等为主。

    “过去几乎每天都有一两起矛盾纠纷,现在好多了,自2018年以来,每个月最多的时候也就4、5起。”白琼说。

    哪里有矛盾纠纷,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熟知白琼的人说,他的调解是全天候的无处不在、无时不在、随叫随到。在市场里、马路边、居民家门前、学校附近……只要是有矛盾纠纷发生的地方,他都会出现。

    今年疫情防控期间,那曲镇某村设卡检测途经人员体温。有一次,几辆外地牌照的车辆不愿意配合检测,村内年轻人自发用小车将路堵上不充许车主经过,双方因此发生纠纷。他及时出面,向双方告诉关于使用不当方式设卡封路以及拒不配合疫情防控卡口工作人员依法实施检查等防疫措施的相关法律法规,并详细阐释了不按照严格标准设卡以及配合检查的后果。

    经过他的耐心宣传和讲解,双方情绪得到平复,并表示对疫情防控理解。最后车主接受检测,纠纷得到解决。

    自开展人民调解工作以来,经他调解的有记载的矛盾纠纷110起,其中疑难复杂案件29起,调解成功率90%以上。

    今年2月3日,那曲市色尼区洛麦乡嘎姆丁村村民次仁旺旦将一面写有“心系群众,为民解忧”的锦旗郑重的挂在“阿古白琼”调解室里,简短的字语代表了群众对他的褒奖。

    白琼告诉记者,他从来没有把人民调解工作当作苦差事,而是当作一件乐事来做。正是带着这样的朴素情怀,1993年至2011年,他任那曲镇三村党支部委员、和解组组长,2012年至2012年获那曲县优秀调解组组长,2019年被评为那曲市色尼区金牌调解员、那曲市金牌调解员和西藏自治区级金牌调解员。

    经阿古白琼调解,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

    他是评议员

    2008年至2011年,白琼先后三次被聘请为那曲县政府工作评议员。

    在保存完好的众多荣誉证书中,白琼拿出其中的一个荣誉证书,这是2008年4月那曲县(现色尼区)目标督查考核领导小组办公室颁发给他的聘书,聘书上写道:“为了促进那曲县政府评议制度落到实处,促进政府自身建设取得实效,特聘请他为2008年政府工作评议员。”

    如何当好评议员?白琼举例说,“十几年前,那曲县草场围栏项目实施中,个别乡镇村(居)群众由于土地分割不明确,草场围栏并未真正落实,村(居)草场纠纷时有发生。”通过了解民生民情民意后,他向县政府和相关部门及时汇报了这一情况,最终这一问题得到解决。

    2018年以前,那曲县曾经是那曲地区所在地辖县。过去,群众普遍对教育认识和重视程度不够,学生辍学的事情也常常发生。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白琼来说,这是莫大的痛心。

    白琼告诉记者:“自己因条件限制无处读书,现在有地方读书怎么能不读呢?这可是要毁了孩子的一生啊。”后来,通过向县政府和教育部门反映,不断做家长思想和教育工作,学生辍学的现象逐渐减少。

    “当了三年评议员,他围绕群众最关心最关注的问题,县委政府和相关行业部门工作任务落实等情况,大大小小向上级汇报和反映过十几起。”他说,“只要是对群众有益,给政府提一些好建议,他就有使不完的劲儿。”

    当事人在阿古白琼的见证下支付赔偿协议。

    他是宣讲员

    社区问题错综复杂,群众矛盾千变万化。经过多年的调解实践,白琼深深地意识到,群众不学法、不懂法、法律意识淡薄是矛盾纠纷的根源之一。因此,他时刻把普法宣讲牢记于心间,把每一次宣讲,每一次矛盾的化解,每一次进村入户,都当作是一次流动式的普法宣讲和政策宣讲。

    作为一名宣讲员,他就是农牧民群众的法治课老师。要担得起这个称呼,就要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他来讲,要给群众普法宣讲,自己就得先行一步,先学一步,先懂一步。

    多年来,他通过电视、广播、书本、报纸等收听收看学习法律知识,并虚心向身边的人请教……抓住一切能学习的机会学习法律知识,他认真学了《劳动合同法》、《草原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婚烟法》、《民法》《人民调解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并学习和掌握了党的最新理论和惠民政策。

    “每次宣讲,他都会带着自己的小本子,上面记录着宣讲提纲,学习心得等内容。”那曲市色尼区司法局副局长卓玛说,“在宣讲中,他总能够结合身边事例,将法律法规、理论政策以浅显易懂、生动形象的语言传达给广大牧民群众,群众容易接受。”

    2019年10月21日,他前往那曲市索县、比如县、巴青县,向学生、群众、僧尼5000余人重点进行了“四讲四爱”和《自治区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区创建条例》宣讲。

    那曲市孝登寺僧人曲扎说:“他总能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宣讲法律法规和党的惠民政策、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很受僧尼欢迎。”

    据统计,自2012年成为宣讲员以来,他共开展法治宣讲活动100余场次,累计受教育群众30000余人次、解答法律咨询人数200余人。通过宣讲,进一步增强了广大群众的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坚定了广大群众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

    2014年,白琼被评为那曲镇“优秀义务宣讲员”,2016年和2018年被评为那曲地委宣传部“优秀宣讲员”、“优秀农牧民宣讲员”,2019年被评聘请为西藏自治区“四讲四爱”群众教育实践活动宣讲员。

    采访结束时,他向记者说,“今后只要工作需要和身体允许,他会一直干下去。”(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玉璟)

(责任编辑: 殷小燕)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94681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