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湿地王国”的保护经
来源: 西藏日报      时间: 2017-08-08

    要在后藏大地找出一个与“水”紧密相联的区域,恐怕要算定结县。定结,藏文含意“水底长出”。拥有着44万亩湿地的定结县,是个名副其实的“湿地王国”。

    定结湿地,位于喜马拉雅山北麓,东西狭长,东起岗巴县昌龙乡叶如藏布上游,西至定结县郭加乡康孔村叶如藏布大拐弯处,金龙藏布和叶如藏布造就了狭长的高原湿地。

    入夏以后的定结县,河如玉带,在湿地中间蜿蜒穿过;牛羊成群,点缀在无际的绿毯上。

    近处,野鸭戏水;远处,白云悠悠。

    走在环湿地公路上,天地间仿佛一幅大自然调制的巨幅油画。

    定结县河流、湖泊、沼泽湿地种类一应俱全:其中河流湿地10678.48公顷、湖泊湿地8617.63公顷、沼泽湿地10073.58公顷、人工湿地11.75公顷。

    环湿地一圈,汽车得开上两个多小时。运气好的话,闲庭信步的高原精灵——黑颈鹤,更会让你的旅行多一分惊喜。

    这片湿地孕育了成群的斑头雁、赤麻鸭、高原红嘴鸥……是日喀则市有名的鸟类天堂。

    然而,多年前,湿地保护却是定结县生态安全屏障建设中的薄弱环节。

    “保护与开发这一对矛盾一直存在着。定结湿地分布区域,群众普遍生活困难,经济来源单一,收入增长缓慢。受经济利益驱动,湿地保护与群众放牧间存在较大矛盾。”定结县委书记李运生说。

    以前的定结湿地,乱挖草皮、湿地上私搭羊圈、冬季烧草皮取暖偶有发生。“没有解决多少生存问题,湿地却被破坏了,鸟儿也不来了。”琼孜乡村民索朗说。

    保护湿地就是保护地球之肾,保护湿地就是保护地球物种多样性。

    党的十八大以来,定结县通过湿地保护奖励项目和珠峰自然保护区定结片区重要湿地生态效益补偿(试点)项目,湿地限牧、禁牧,对群众进行限牧禁牧补助;实施植树造林、退耕封育,对湿地退化周边生态环境进行保护和恢复……

    “我们还增加了16名湿地监管员、125名湿地管护人员,解决建档立卡贫困人员生态岗位141人。此外,定结县还明确了各乡镇、各村的湿地管护区域,确保片片有人监管、有人管护,切实增强了湿地管护力度。”李运生说。

    小巴桑次仁是定结县萨尔乡库金村党支部书记,也是叶如藏布的一位村级“河长”。带领生态岗位工作人员清理河道、骑着摩托车巡视湿地,已经成了小巴桑次仁的日常工作。

    小巴桑次仁说:“看着黑颈鹤能在这里自由翱翔,我的内心就非常激动!”

    在定结县,有一个“湿地保护志愿者服务队”,这是该县团委牵头组织成立的。60名党员干部分区管理县城周边湿地,开展白色垃圾清理整治。

    “干部带了好头,在这种良好氛围的带动下,全县人民保护湿地、保护野生物种的积极性也越来越高。”李运生说。

    观察候鸟的迁徙、保护刚孵化的黑颈鹤幼鸟、治疗受伤的候鸟……周边的农牧民已经与湿地里的一水、一草、一鸟达成“约定”。

    而今,定结湿地已经成了全县人民的骄傲和共同的财产。

    “下一步,我们还将积极探索湿地生态经济发展新模式,充分发挥湿地功能效益和经济效益,促进湿地保护与利用融合发展。我们建议在不破坏湿地生态系统的前提下,建设湿地公园等景区景点,结合陈塘森林生态旅游,协调发展湿地生态旅游。”李运生对记者说。(记者 张斌)

(责任编辑: 雪珍 殷小燕)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65083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