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古老唐卡艺术的嬗变:多吉顿珠和他的“多派唐卡”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7-07-24

    新华网拉萨7月24日电(记者黄兴)弥勒佛敞怀微笑、低眉顺眼;观音菩萨静坐沉思、慈悲安详;妈祖身着华服、手持如意……拉萨市罗布林卡幽静小院里的精品唐卡展上,大量汉地题材的唐卡,使人心生惊叹,带来一股别样的清风。 

多吉顿珠在向参观者讲解唐卡知识。

     事实上,唐卡的本源是藏传佛教的宗教画,最初多是宗教内容,后来内容不断扩大,涉及藏族历史、文化等方方面面,具有独特的民族特色、浓郁的雪域气息。至明清,出现了勉唐、嘎孜和钦孜三大流派,又经百年发展形成多种流派并存的格局。 

     进入新世纪以来,多派唐卡应时而生,逐渐引起公众关注。在多派唐卡画师笔下,涌现大量汉地意象,似预示着唐卡艺术的变革之风。这股变革之风,正是年叙·多吉顿珠带来的。 

多吉顿珠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

     长期以来,他在唐卡绘画领域求新求变,创立“多派唐卡”,试图让唐卡从宗教画变为符合现代审美的艺术形式。自13岁起研习唐卡绘画,浸淫多年,多吉顿珠很清楚唐卡的前世和今生。很早的时候,他就萌发想法,欲发展既不失传统本色、又不偏离现代人审美观的唐卡艺术。 

     为此,多吉顿珠付出了很多努力。他先后学习勉唐派、嘎孜派和钦孜派画风,还接受西方素描技法的训练,广泛接触当代中国各种流派的绘画艺术,形成开阔的美术视野。多吉顿珠说,他尝试整合唐卡流派的元素,将世俗内容纳入唐卡创作的范围,在形式上大胆追求优美高贵、色彩明亮、造型大方的艺术特色,试图能找到一种新的创作出路。 

     “在题材内容上,我无限地‘多’;但在画法上,我推崇‘少’。佛教尚简,我在艺术创造上也尊崇。所以画唐卡时,笔法简约,并不画满。”多吉顿珠说,多派唐卡历经了十余年,融众家之长,逐渐形成淡雅清丽的唐卡艺术风格,并以自己姓名中的“多”命名。 

     与多吉顿珠的自我评价类似,有藏地的唐卡画师表示,多派唐卡在传承古法的基础上追求创新,从现代审美标准入手、将世俗内容纳入创作中,风格特征体现在“多”,风格多元、技法多元、题材多元;同时又在“少”方面着力,画风简约,线条柔和。 

这是多吉顿珠的唐卡作品。

     多派唐卡不仅得到业内人士的肯定,还成为唐卡市场宠儿。2012年春,多吉顿珠创办的拉姆拉绰画院售出唐卡《五度母像》,价格高达168万元,使多派唐卡一时成为舆论焦点。 

     但不同于一般的艺术领域,唐卡始终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多吉顿珠在唐卡方面的求新求变,亦招来一些非议。“在一些展览上有人公开指责我的创新。”他据此反驳说,这种指责是站不住脚的,“古唐卡的题材很广,题材很开放”。他举例说,扎囊县扎塘寺存有1000多年前的唐卡,佛着汉地皇帝服装,而其他人有穿蒙古服装,有穿吐蕃服装,不一而足。 

这是多吉顿珠的唐卡作品。

     多吉顿珠告诉记者,在唐卡绘画领域的创新,正是基于对藏民族这一伟大艺术创造的挚爱,希望能将唐卡推向更广阔的世界。他感慨道:“文化的传承需要跟随时代的发展而变化,唐卡也是如此。把握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唐卡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作为一名资深唐卡画师,多吉顿珠在唐卡绘画领域深耕多年,一直致力于“继承和创新”,在保护中传承,在求变中亦有所坚守,充分从传统文化汲取养分,又着眼现代人的审美观,在唐卡创作中力求创新。 

     他曾和噶玛噶孜画派第29代传人丁嘎一起恢复接近失传的噶当画派,为唐卡画界做出贡献。与此同时,他将噶当画派绘画技法的精华萃取,注入“多派唐卡”中。 

这是多吉顿珠的唐卡作品。

     作为一名唐卡画界的佼佼者,多吉顿珠很迫切地想要将唐卡推向世界。记者在采访中,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这种强烈意愿。“我想创建唐卡博物馆,创办唐卡国际学院,成立唐卡画家村,将唐卡推向世界。”他说。 

     挚爱藏文化的多吉顿珠,还致力于藏文书法传承与发展,系统搜寻并整理177种散落民间的藏文字体。2013年8月,他创作了世界最长、字体最多的藏文书法长卷,2014年这一作品被布达拉宫永久收藏。

    多吉顿珠还积极投身于文化产业,他领衔成立的西藏文化产业集团成为西藏第一家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迄今已发展成以开发传统手绘唐卡、藏香制作、手工布艺、民族歌舞表演等为主的文化企业,还先后培养了500多名当地农牧民青年传承艺人。鉴于多吉顿珠在文化产业方面的贡献,近日他还被聘为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完) 

(责任编辑: 雪珍)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64685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