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朗:高原戍边卫士


 

    在西藏公安边防总队帕里边防派出所,每一位新兵到来,最先见到的一定是那位手捧哈达欢迎他们的所长---索朗;而每次看到朝气蓬勃的新兵,都让索朗仿佛又看到了初来帕里的自己。尽管索朗是土生土长的藏族人,但是从家乡的3000米海拔来到帕里,他最先感受到的依然是这里的高原反应:头晕,呼吸困难,大口地喘着粗气。

傅宏裕政委亲切接见索朗同志

与边防管理局领导合影留念

    接下来,生活条件的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房子是土坯堆起来的,房顶先用钉子把铁皮固定,然后用石头压住。一年里8级大风一刮就是五六个月,房子上的铁皮被风一吹,就像打雷一样,根本无法入睡。下雪的时候,特别冷,零下30多摄氏度。由于高原水源缺乏,吃水成了最大的困难,要到两公里以外运水,到冬天就是拿火烤化了冰块雪块取水。

“我最喜爱的十大人民警察”事迹报告团合影留念

   帕里虽小,帕里边防派出所负责守卫的地方却很大,官兵们从一个山口巡逻到另一个山口,都要跨越雪线,行程最近的也有20公里的路程。巡逻的时候,带的水不够了,就拿地上的雪吃。

 

索朗同志在自治区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先进事迹报告会上作报告

      大雪不仅让索朗在艰苦中得到磨练,而且见证了索朗与当地百姓的血肉亲情。一年冬天,帕里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交通中断、通信中断,铺天盖地的大雪让帕里成了一个与外界隔绝的世界。

索朗同志为区公安厅直机关民警做事迹报告

    当天下午六点刚过,派出所接到报案,几位牧民到山里捡牛粪已经两天没有回来,可能被大雪封在山里。

    险情就是命令,索朗二话没说,赶紧带了几名战士,准备物品前往救人

索朗同志在西藏公安消防总队作先进事迹报告

    风呼呼地刮着,不大一会儿,战士们的脸上就挂满了雪花。在雪地中艰难跋涉了6个多小时,那些疲惫不堪的牧民终于进入了战士们的视野,而牧民们一见到赶来救援的索朗和战士们,更是热泪盈眶:有救了,我们终于有救了!

“我最喜爱的十大人民警察”事迹报告团在中国政法大学作报告

  

   此时,被大雪围困的11位牧民,已经有3位在大雪中失去了生命。索朗赶紧把营救人员分成了两组,一组搀扶这些受伤的牧民下山,另外一组留下三人,把这三个去世的牧民背下山,索朗自己先背起了一个。这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索朗他们也已经十分疲惫。

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索朗给官兵签名

    就在快下到山腰的时候,索朗的一只脚下突然一松,他知道可能踏进了冰窟窿,但当时已经管不了许多,只能抢时间往下赶。

    在雪地中背着牧民的尸体艰难地走了9个小时,终于回到了帕里镇。一到所里,索朗由于过度疲劳,一头晕倒在地上。由于在冰雪中浸泡的时间过长,索朗的腿从此得了严重的关节炎,天一凉就会疼。

    在帕里,高原上的流云飘了来,又飘了去;索朗手下的边防官兵也是走了来,来了又走,而索朗在这里一待就是整整22年。在这期间,面对连续三次可以调离帕里,到条件相对优越的机关工作的机会,索朗都毅然选择了留下。

    "在帕里这么多年,对这里的百姓有了深厚的感情,也不愿离开这片土地;在帕里,我失去了很多优越的环境,包括家庭,但是我也得到了很多,百姓的支持是我最大的满足。索朗如是说。

(责任编辑: 夏亮(实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