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秋丽:十年倥偬衬红花


2008年,张秋丽在珠峰执勤。

    张秋丽,女,1973年9月出生,陕西渭南人,1996年7月西藏大学英语导游专业毕业,1996年8月入警。

    张秋丽同志在平凡的岗位上,没有血染襟衣的英雄义举,没有缉私禁毒的叱咤风云,也没有骇世惊俗的豪言壮语,有的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边防女警官,默默耕耘,辛勤劳作和沉甸甸的丰硕果实。

    实现梦想走入警营

    1996年8月,张秋丽从西藏大学英语导游专业毕业。当她即将像其他同龄的女大学生一样平平稳稳踏入社会的时候,部队却向她敞天了大门。刚成立不久的西藏公安边防总队到西藏大学招收毕业生转现役,这对那些有着当兵梦的女孩来说不疑是一次难得的圆梦机会。张秋丽就是其中的一个。在校一贯表现良好,成绩优秀的她经老师推荐并通过部队严格政审、面试后,终于实现了自己幼时的梦想,成为了西藏公安边防总队的一员。新训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使部队领导发现了她有文字工作的潜力。新训结束后,她被分配到司令部办公室从事文字工作。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那时的张秋丽并不知道她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困难和坎坷。

    十年文案无怨无悔

    那时西藏公安边防总队刚刚成立,各项工作千头万绪,许多工作都得从头开始。人员少,任务重,部队的正规化建设更离不开正规的公文处理,这对专业不对口的张秋丽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隔行如隔山,要想干好这份文字工作,就必须从头去学。说干就干,张秋丽一头扎到收集整理资料的工作当中。当时的拉萨书店少,信息来源渠道少,也没有实现办公自动化。所有搜集整理关于部队公文处理方面的工作全落到张秋丽的两条腿和一只笔上。为了尽早使部队的公文走上正规化的轨道,那段时间她每天工作都在15个小时以上,通常是早晨5点起床,用笔起草公文处理规定,中午利用休息时间跑图书馆查阅、摘抄资料,晚上下班后再进行修改和完善,每天都忙到深夜。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西藏公安边防部队公文处理细则》出炉并印发全区公安边防部队执行,后被公安部边防管理局采用,成为全国公安边防部队正规化处理公文的一份权威性文件,她因此被公安部边防管理局通报表扬一次,被西藏公安边防总队荣记个人三等功一次。2001年,她利用自己的英语专业优势,组织编辑了《边检日常英语对话手册》,并下发到各边检站,优化了通过环节,方便了边境工作开展,提高了边检人员英语口语表达能力。

    由于司令部办公室是个综合处室,人员往来多,需要处理协调的事情也很多,白天上班时间根本无法处理文字工作,只能利用晚上和休息日做。十年来,她几乎没有尝过正常下班,饭后与家人共享天伦的滋味。她的青春年华甚至她的大部分休息时间都被一遍又一遍拟制和修改请示、通知、计划、总结、报告、领导讲话材料的工作所占用,以至于如果她那一天不加班倒成了一件不正常的事,女儿会问她:"妈妈,今天怎么不加班呢"。是阿, 当别人已经进入甜蜜梦香的时候,她还在办公桌或电脑桌前冥思苦想,为一句话斟酌推敲,为想到的一个好词兴奋不已,或是为一个突然闪现的灵感高兴得直拍桌子。就这样,每年经她拟制和修改的材料不下四百份,足够订成一本厚书,而这些材料既不能申请评奖也不可能集结成书出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老是加班加点地重复着烦琐、枯燥又最不容易出成绩的文海中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年。

    迈向边关再立新功

    2006年12月,因为工作需要,她被任命到靠近中尼边境线、反分裂斗争形势十分严峻复杂的日喀则边防支队定日边防大队担任政委。

    报到当日,她就迫不及待地来到大队作战指挥室,仔细询查辖区基本情况,向参谋了解社会治安形势。第二天,她就背上背包,带上水壶,到基层单位蹲点去了,与官兵一起深入辖区走访。在一个月里,她就磨破了3双胶鞋,脚上的血泡一层连着一层,袜子和血粘在一起后,连鞋都脱不下来,只能穿着鞋子睡觉。凭着这种韧劲,她很快掌握了辖区的反分裂斗争形势,为今后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辖区走访中,凭着女性特有的敏感和细腻,她发现路上有一名"背包客"神情异常,当即对其进行盘问。尽管"背包客"十分狡猾,百般抵赖,谎称走亲戚,但是张秋丽接连发现了几个细微的破绽,走亲戚为什么带那么多东西、为什么走亲戚走的方向却不对?于是,她当机立断,立即与同行的一名参谋将这名"背包客"带回大队审查,确认这名"背包客"是从印度偷渡回国人员。

    今年5月,她在某基层单位检查工作时得知,该单位在检查过往人员时,发现一名17岁少年想经印度再偷渡到泰国去打工。她仔细一想,一名少年,不在学校里读书,却想偷渡到国外去打工,一定有他的隐情。于是,她迅速找到了这名少年,以姐姐的身份与他聊天,通过聊天得知了这名少年不幸的身世:父母意外亡故,亲姐姐也嫌他累赘不管他,再加上几个社会闲杂人员的诱惑,想一个人跑到国外去开辟自己的新天地。她马上意识到,这个"问题"少年,如果缺乏正确的引导,很可能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于是,她把这位少年人认作自己的弟弟,尽力地照顾和教育他,关在单位附近一家餐馆给他找了一份工作。现在这名少年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感动地说:"如果没有这位警官大姐的关心和帮助,我现在可能已经死在偷渡路上了。"

    面对荣誉和成绩,张秋丽显得非常平静。她这样评价自己在今年安全保卫工作专项活动中取得的赫赫战功。"我干的事,都是自己应该干的,不过是运气好"。难怪有的战友羡慕地说,"张秋丽就是运气好,我干了十多年的边防,也没有赶上这样的好事"。是运气好吗?不是!"运气好"是她谦虚的托词,机会永远垂青于有准备的人!

 

(责任编辑: 夏亮(实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