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边防总队第三届“十佳警嫂”李平同志事迹材料


李平,普兰边检站综合办公室主治医师巴桑的妻子,197912月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程度。作为一个在身后默默奉献的警嫂,李平用女性特有的忍耐、坚持和勇敢,书写了雪域边防军人妻子的精彩人生,让落寞孤寂的青春年华也丰富多彩。

其名作家亚瑟叔本华说:“军人的妻子是最勇敢的,她们通常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孤独,是意志力最为坚强的一个群体”。李平由于对亚瑟叔本华著作的喜爱,将这句话随手写在了笔记本上,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来诠释这句话的含义。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许多关于爱情的美好回忆,毫无例外,李平的爱情也充满着色彩,而且不只是在恋爱时期,甚至是在平实的婚姻生活中,它也依然光亮夺目。至今只要一想起那些平凡中的点点滴滴,感觉还是那样的甜美和幸福。

2005年,李平初上高原,忍受高寒缺氧、身体不适的折磨,丈夫巴桑看到心爱的妻子一路上的奔波、面容的憔悴,感受到了妻子的伟大和付出,瞬间流下了心疼的泪水。这一年3月,李平与巴桑正式走向婚姻的殿堂,从婚礼上被一群年轻的官兵称为“嫂子”开始,警嫂就进入了一个大家庭,意想不到的担子压在了她的肩上。蜜月期刚过,当两人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之中,却迎来了亲人离故的消息——丈夫的母亲去世,这是她第一次回到丈夫的老家,经历了人生中喜悲交集的大事,心情十分痛楚,同时为了帮助丈夫平复失去母亲的悲伤心情,李平不离不弃,陪伴丈夫守灵33夜。

李平作为家庭中的小辈,由于长期受到丈夫职业和部队氛围的感染和熏陶,主动承担起调节家庭纠纷的重任,成为了家庭中的“金牌调解员”。2012年,李平的家乡兴建城镇公路,政府需征用亲戚家的房屋用地,其亲戚家认为补偿款太少,心里想不通,拒不搬迁。李平得知此事后,一边安抚亲戚的激动情绪,一边调解房屋搬迁的一些问题,经过十多天的努力,既说服了亲戚支持政府工作,也帮助亲戚家获得了一些额外的补偿。作为媳妇,李平极为孝道。巴桑的母亲已去世9年有余,由于边境维稳任务繁重,巴桑无法在老父亲面前尽孝。结婚9年来,李平毅然承担起照看巴桑父亲的责任,她每年至少进藏2次去照看巴桑的父亲,每次一呆就是两个多月,由于巴桑的父亲不懂汉语,她就尽可能的用手语与他沟通,每天洗衣、做饭,她生怕老父亲吃不惯中餐,就努力学习藏餐的各种做法。公公患有3级高血压,李平就请教当军医的丈夫,学习测量血压,并每天做记录,等到回内地,她就到当地的医院请教专家,买好药品,寄回西藏。她常说,作为边防军人的妻子,丈夫不能尽孝,做儿媳的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弥补丈夫忠孝不能两全的遗憾和伤痛。同时,作为汉族媳妇,为了融合到一个藏族家庭里,从吃干肉、喝酥油茶等开始,努力学习和适应藏民族的风俗习惯。

作为警嫂,她情同手足。每次来到部队,经常与部队官兵打成一片,与部队的小伙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成为了部队“编外指导员”,战士心中的知心姐姐。20095月,监护中队一名战士父亲得了肿瘤必须进行手术切割,需大笔医疗费用,李平得知后,二话没说,从自己平时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一点积蓄拿出1600元捐给战士。201112月,李平来部队探望丈夫,一次,她的丈夫利用周末时间到“爱民医务室”坐诊。李平知道后并没有因为丈夫连休息时间也不放过工作而感到“恼火”,而是更加兴奋的愿与丈夫一同前往“爱民医务室”坐诊。一路上,虽没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没有浪漫多情的甜言蜜语,却让丈夫真切体验到了妻子的善解人意和真诚朴实。20多公里外的“爱民医务室”,李平有了一些高原反应和晕车迹象,为了不让丈夫担心,她一边忍着,一边与丈夫巡诊、走访,每到一户村民家中,她们都会耐心的询问家中成员的身体状况,并且还会给较为年迈的老人进行身体检查、打扫卫生、整理家务。过了一会儿,李平走路开始有点“S”型了,丈夫问:你是不是因为高原反应产生“晕眩”,走路怎么走成了“S”型?李平说:没事,我还能坚持。丈夫开始担心了,跟妻子说:这高原反应可不能开半点玩笑,在边境地区医疗条件也跟不上,万一有什么事这怎么了得啊!我们还是回家吧,改天再来。妻子却连忙说道:我没事,好容易赶上周末,多走几户。在李平的坚持下,又和丈夫继续挨家挨户的走访、巡诊、唠家常、了解情况……。就这样他们工作了一天,走遍了口岸边境地区的农牧民群众,李平才说:我们收工吧。丈夫握住妻子的手,想拉着她跑一程,就象恋爱时那样。可是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痛苦的神情,猛然间想起了她的“高原反应”还在。丈夫问:今天很累很辛苦吧?李平却只是微微一笑:今天很特别,比恋爱的感觉还好。丈夫在感到悔恨的同时也满是感激和幸福……

还有,李平知道丈夫当起了警察爸爸,就认真的说了一句:你既然是警察爸爸,那我理所应当是警察妈妈,也要承担起“妈妈”的责任。在妻子的热心支持下,她们又利用空余时间带上了文具用品和生活用品,来到学校看望困难儿童达瓦次仁,当达瓦看到“爸爸妈妈”的时候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她热爱简单朴实的生活,更对丈夫的军人职业无比敬畏。自从成为警嫂后,李平就比别的女人多了一份艰辛,少了许多娇情。她们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没有太多的时间卿卿我我,有的只是过多的劳累、汗水,有的是比常人更多的担心和牵挂。李平曾经后悔过、埋怨过,后悔当初不该嫁给军人,埋怨军人不够体贴、不会浪漫,当看到天真可爱的孩子们在父母呵护下撒娇;年轻的恋人们携手漫步在林荫道上;银发白须的老人们在洒满朝阳的公园里晨练,尽享人间天伦之乐,欢度幸福时光时,李平的光荣感、自豪感便油然而生:因为这蓝天白云、安宁祥和是与军人的工作、丈夫的奉献分不开的,是与千千万万个军人的妻子默默奉献分不开的。但是,在她们心中有却有个常人无法承受的伤痛。20082月,刚好结婚三年整,李平在部队探亲期间怀孕,夫妻俩的幸福感和喜悦感油然而生,即将组成一个幸福完善的“小窝”,并开始计划小孩出生乃至将来的打算。为了小孩的健康,李平带着“宝宝”独自返回了内地修养。两个多月后的512日,她到银行去取款时,正好碰到汶川大地震发生,由于地表强烈的晃动,导致她摔倒在地,后被好心人扶起,回家后她发现自己见红,于是到医院进行检查,医生说她流产了,需要进行清宫手术。那时候正赶上奥运安保最紧张的时刻,李平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工作,忍着巨大的悲痛,默默的到医院进行了手术。但是他每次给丈夫打电话,总是说一切都好。直到奥运安保结束,她才把实情告诉了丈夫。她说,她知道部队的规矩,即便是说了,丈夫也无法回到自己的身边照顾自己。这次流产后,李平落下了一个让很多女人不寒而栗的疾病:习惯性流产。虽然到很多国内知名医院进行了治疗,但至今都没有好转的迹象,每次都是怀孕、保胎、流产,前前后后已达3次之多。今年2月,她又独自到广州治疗,3月初在地铁上碰到踩踏事件,吓得魂飞魄散。每次到外地去治疗,她都是忍受孤独与伤痛,当在医院里看到患有同样疾病的女人,被自己的丈夫牵着手,说着安慰的话,她也在内心里对丈夫埋怨过,但是每次在电话里却只字不提,因为她知道,她的丈夫是边防军人,不能像别人那样伺候在自己身边,他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至今,巴桑回忆起这段难以抚慰的伤痛,他的眼里不由涌出了泪花,这种伤痛还在隐隐的折磨着他。她们的爱情虽然没有牛郎织女”般凄楚动人的故事,却演绎了“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爱情颂歌。她们经历的种种伤痛,在这个物欲横流、处处充满各种诱惑的世界里,她们始终如一,彼此相互珍惜,彼此用心经营,彼此包容体谅,彼此善待妥协,忠贞不渝的灌溉爱情之树、培育爱情之花!

李平从嫁给一名边防军人开始,就已经准备为他的工作付出辛苦,就准备为他的事业撑起一片家的天空。“丈夫奉献高原献青春,我嫁军人献终身”,多年的婚姻生活使她已经习惯了军人,习惯了当军人的妻子,习惯了为家为丈夫付出。“警嫂”这一词对她来说,既是肯定,也是鼓舞。她将继续在辛勤操持家务,尽心孝敬老人,为丈夫的事业撑起“半边天”、当好“贤内助”和“廉内助”,用女性博大的爱心和广阔的胸怀解除丈夫的后顾之忧。走片路上的爱情,几许浪漫,几分酸涩,那是边防军人独有的、军旅人生中难得的一份踏实而真诚的爱。走片路上的爱情,几份喜悦,几多付出,那是边防军人妻子独有的、军嫂生涯中难寻的一份理解与支持的爱。走片路上的爱情,她们从中体会的除了珍惜爱情的相知坚守、比翼连理的相濡以沫外,还有青春如歌、军旅如花的理想路上奔跑的执着。

愿忠贞不渝的爱情之花常开,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责任编辑: 永青(实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