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边防总队第三届“十佳警嫂” 王燕同志事迹材料


 我很幸福  我很骄傲

王燕发言稿

拉萨边检站执勤业务一科检查员刘永超之妻 

 

首先感谢在座的各位首长、各位战友给我这个机会和殊荣,我没有什么先进事迹,我只是想和大家分享我和我丈夫刘永超生活中的一些小故事或者我们共同的一些人生经历。

    刘永超出生在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香山农场,13岁的时候父亲过世,母亲为拉扯4个孩子长大,劳累成疾,在刘永超入伍一个月后母亲就病逝,为了给母亲治病,四处借贷,家徒四壁。他进入部队之前家里全年的主粮是玉米,大米和面食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我从小在成都长大,不知道在1995年的时候还有地方连吃顿面都是奢侈。2004年年初我们认识,当初为母亲治病借的几千块高利贷已经变成了4万多元。为了不给在家务农生活艰难的3个哥哥姐姐增加负担,我们把全部的债务承担起来,当时我们俩的年工资全部加起来不到5万块。父母听说我找了这样家境的男朋友,吓坏了,不顾年迈,直接飞进藏,给我做思想工作。母亲说:女儿啊,你考虑清楚,这样的家庭环境,你得吃多少苦啊。你受过高等教育,在法院当法官,他有什么好的?我回答母亲:如果是经济上的困难,我们能克服,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但是为了钱,去找一个所谓的门当户对共度一生,我以后人生每一天都不会快乐。你希望我这样过一辈子吗?父母见无法说服我,生气的走了。

母亲的话很快得到了应验。刘永超一共有3个哥哥姐姐,都在内蒙农村务农。有句话叫帮急不帮穷,但是我们是急必须帮,穷尽量帮。哥哥姐姐,住的房子还是20多年前婆婆在世时候的土坯房,经历了1998年的洪灾后,到如今早已尽破败不堪,成为危房。在我们的帮助下,哥哥姐姐都建起了新房。刘永超的侄女在读大学,生活费也是我们在负担,大哥二哥生病住院也是我们拿的钱。最近两年,我们扶持哥哥姐姐养羊,提高了家庭收入,才稍微缓过劲来。时至今日,我们都没有一套自己的房产,回去休假都是和我的父母一起住。父母每次都说我:看,当初说的话应验了吧,你自己找了个屋无片瓦的老公,30几岁的人了,还要父母收容你。我每次都笑嘻嘻的给父母撒娇:没事,马上就买房了。  

 我是律师,收入不低,我身边的很多律师在用LV,带欧米茄,而我最好的一件首饰是去年生日刘永超给我买的一个金戒指,1800块钱。我开玩笑说:1800块,我们结婚10年,每年180块,每月15块,每天5毛钱,我这价值也忒低了。我到我们律师事务所上班,我们主任就笑我说:带着你们家的贵金属来上班拉?你是怎么做女律师的,婚姻法精通吧,离婚时候,首饰是自用品,女方可以全部拿走的,你看我们所的哪个女律师不是首饰带一个月都不重样,你说你要离婚,你就拿这么个金戒指,你作为我们所的律师,你是怎么给自己维权的?我笑着说:主任,为了不让大家看见我离婚时就一个金戒指,不丢我们所乃至全国女律师的脸,我保证坚决不离婚。

    其实经济上的困难我们都可以克服,但是10年的夫妻,聚少离多,我必须一个人肩负家庭的全部重担,常常让我无法忍受。我想我说这番话的时候,台下很多人都有相同的体会。真的有太多的心酸,有太多的眼泪。

子欲养而亲不在是我们现在最怕最担心的,也是每一个在藏工作的干部职工面临的实际问题。我的父亲已经85岁了,患上了糖尿病、脑萎缩等多种疾病,仅2013年就病危2次,母亲也是高血脂、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女儿还在读学前班,家里无人照顾,刘永超走不了,我只好在繁忙的工作后拉萨成都两地飞,很多时候觉得精疲力尽。

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一家老小生病他不在身边,有多少次他为这样的事情给我道歉。也有发飙的时候,也有郁闷的时候,也有觉得自己扛不住的时候。我常常和刘永超说,我其实要求不高,我希望你陪我旅行,陪我喝茶聊天,陪我鸡毛蒜皮,陪我柴米油盐,陪我对父母尽孝。但事实上我自己去当背包客减压,自己和朋友喝茶聊天,到法庭上和对方律师去鸡毛蒜皮,一个人做饭给自己吃,一个人守在父亲的病床旁。

     但是清醒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因为自己的自私刻意去折断他军人的梦想,有一天他会不会怨我,我又会不会后悔。既然他选择了做一名军人,我选择了做他的妻子,这些苦,我们都必须承受。作为一名军嫂,我相信台下的很多军嫂军属和我一样,尽管有很多苦,但是我们是无悔的。

     共同的人生经历也让我们懂得了:感恩惜福。2008512日,汶川大地震当天,我当时羊水已经破了,在成都的医院等着生宝宝。预备的3点的手术,228分地震了,强震后,宝宝情况不好,到5点钟的时候我恳求医生立刻给做手术。我当时忍着剧痛给医生签下了:“生死自愿承担,与医院无关的承诺书。医院经过检查,同意给我做手术,当时通讯全部中断,我所在妇产科医院全是老弱妇孺,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我开始给刘永超安排,我说:“一会要是宝宝出来了,要是余震了,你不要管我,抱着宝宝跑,我肚子上划上一刀,是跑不了的,要是能活下来是我们的福分,要是活不下来,我们来生再见。你照顾好家里的人。”刘永超没心没肺的笑着说:“你别急着安排后事,我们一家人都会好好的,我们还要看着宝宝长大呢。”其实我知道他心里是非常害怕的,有哪个男人老婆要生孩子不害怕,何况当时一直在发生6-7级的余震。但是他笑着给我鼓励。医生护士用救火的节奏给我做破腹手术,我从进产房到出产房只花了30分钟,麻药几乎都没起到什么作用,我已经出来了。护士推我出来,在楼道里面连喊了3遍:王燕家属。没有人理我。我心里想:这也忒听话了,真不要我了。喊道第四遍的时候,刘永超才冲过来,拍我的脸,给我说:我刚才跟着护士往一楼跑,怕他们把我们的女儿弄丢了,看见他们把女儿放进初生婴儿病房,这才跑上来。

    第二天早上,护士就来把我身上的所有的仪器全拔了,连镇痛棒都拔了,周围特别安静,刘永超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说:估计整栋楼就我们两口子了。原来护士拔仪器的意思是,余震来了,你们可以跑,但是哪里跑的动。紧张的情绪再次影响了我,我说,要不你还是去妞妞的病房守着她吧,关键时候你还可以抱着她跑。刘永超说:好。然后就出去了,10几分钟后又回来了,我说,怎么回来了?他说:我去看了一眼妞妞,我想了一下,要死,我们两口子死在一起。瞬间我的眼泪就下来了。虽然我们女儿马上就6岁了,你因为工作原因就没有带过几天,但是我一点都不怨恨你。有些话,我重来没有说过,借着今天这样一个机会,我要对我的丈夫刘永超说一句,谢谢你,在最艰难的时刻,你愿意陪我生死,这份情谊,跨越今生,我也愿意许诺来世。

虽然我许诺了来世,其实我不知道人有没有来世,但是我知道我们有漫长的今生要一起度过。我们会遇到挫折、困难、诱惑、沮丧,我和我的丈夫都相信阅读和学习可以让我们内心更加平静,坚强、胸怀坦荡。生命的长度我们永远无法预知,但是生命的宽度我们可以用学习和实践去丰满。

说到学习,还要一件我们夫妻间的趣事:2004年刘永超在西藏边防山南边防支队隆子县大队雪坡下二线检查站工作期间,他跟我说:“老婆,我没有学过法律,你看,你是科班出生,你还通过了全国司法考试,拿到了A类执照,全西藏现在拿这个执照的都不超过10个人,你多牛啊,要不你给我讲讲法律知识呗,让我也提高提高,我们共同进步。”听到他说愿意学习法律,我当然开心啊,当场就答应了。他接着说:“老婆,你看,你给一个人讲也是讲,给很多人将也是讲,我们单位的官兵和我一样都不懂法律,多点听众而已,你一起讲讲呗。”就这样,2004-2007年我从雪坡下二线检查站讲到了隆子县大队、山南支队机动中队、最后甚至开始为隆子县武警中队做法律授课。从最初的婚姻法、合同法、刑法、讲到边境管理条例。干部战士都非常认真的听讲,反应很好。去年我们两口子整理家里的书籍时,我无意中翻到了当年讲课时候的提纲和笔记,看着这些东西,我对刘永超长叹一声:“人死于捧杀这句话真是自理名言啊,你小子当年为了骗我免费去给你们部队上课,把我捧上天了,把你的智商都用尽了吧。”刘永超呵呵一笑。

这只是一个玩笑,但是讲课这件事其实给我们很大的启发:我们没有惠泽苍生的本领,但是通过我的专业,我们可以为更多的人提供帮助。我是从2008年开始从事律师职业。去年,我的一家顾问单位需要赔付对方家属一笔钱,我给老总反复做工作,我说:对方家属确实困难,妻子体重不到80斤,又没有文化,挣钱艰难,女儿是个精神残疾,儿子未成年,家里的顶梁柱跨了,多赔一点吧。作为律师,我知道,这个案子按照法律流程走,家属最多可以拿到多少钱。但是我心里想,哪怕多争取1万块,也可以为这个家做很多事情了。过程是艰难的,我知道老总喜欢洗脚也知道他在哪家洗脚城洗脚,到时间我就去蹲点,他洗脚,我就站在旁边不厌其法的给他做工作,十八般武艺全使出来。他洗脚洗2个小时,我就站2个小时,不上厕所不喝水,不停的说,老总也知道,我不是为了自己。我连续的去站了3个晚上后,老总抗不住了,说:王律师,我佩服你。最后我替家属多争取了10万块钱,并且一周之内家属就拿到了全部的赔偿款。我回成都的时候,家属坐了7个小时的车来看我,拿了两斤自家山上种的花椒给我,然后非要让他们家的儿子和女儿给我磕三个头,我使劲拉也没拉住。在我们四川,磕响头是大礼,我这个年纪是受不起的。家属一个劲地的说:王律师,你对我们一家人有恩,你受得起。

一次一次的事情让我们也慢慢认识到,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帮助别人,这样的快乐才是真的快乐。

在这样精神指引下,尽管经济状况并不好,我们先后捐助了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第一中学的几名贫困生。其中一名叫林茂山的小男孩给我写过一封信,他在信中说:“在您的关怀下,我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如春的真情,带给我学习的快乐和动力,对自己时刻严格要求,做一个合格的中学生,做一名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绝不辜负任何关怀我的人。”读到他的信,我们真的开心。从农村里走出来的人,能够深切的体会到寒门学子的艰辛以及内心的自卑,希望通过我们微薄的付出,传递给他们这样的人以希望的正能量。

    10 年过去了,现在我和我的丈夫依然聚少离多,他依然不能陪我去旅行,我依然自己做饭自己吃,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在生活上相互体谅,在精神上相互鼓励,使得家庭和谐,双方都取得了进步,我获得了优秀法官、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荣立3等功,而他也取得多项荣誉,多次荣立3等功。我们共同承受生命之恩,共同享受生命之美。

在这里我用一句话结束我今天的演讲:我很幸福,我嫁给了一名优秀的军人,我很骄傲,我是一名自强、自立的军嫂。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永青(实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