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边防总队第三届“十佳警嫂”胡方华同志事迹材料


     

      有一种爱,如池塘的荷花,出污泥不染,如动人的玫瑰,零落中更显香醇;有一种情,如阳春白雪,纯洁无瑕,如寒冬腊梅,风霜中更显坚韧。这,就是警嫂的爱、警嫂的情。

人们常说,警嫂是一本书,翻开她,就会发现千回百转的故事。在没有硝烟的和平年代,西藏边防的警嫂们在另一个舞台,演绎着另一场惊心动魄的竞赛:与相思比时间、与孤独比耐力、与寂寞比意志……

西藏公安边防总队聂拉木边防检查站司令部正连职参谋殷明的妻子胡方华,就是这样的一名边防警嫂。她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精心照顾家中的老人,抚养教育年幼的儿子,用真爱抚慰着戍边赤子的牵念,用真情传颂着雪域边关的壮美,用无私砥砺着边境线上的威严。

    嫁给军人,是她内心深处无悔的选择

相逢是首悠扬的歌,相恋是杯醇香的酒。缘分让他们在美好的时光里,浅浅相遇,深深相惜。任青春不复容颜老去,他们依然永如初见,深深相爱,温暖相望,回眸处,依旧甜蜜。

胡方华与殷明的相恋是在2006年。那一年,胡方华刚刚大学毕业,而殷明还是部队院校的在读干部。第二年7月,殷明毕业分配到了祖国遥远的西南边陲——西藏樟木。得知女儿的恋人是一名西藏边防干部,胡方华的父母坚决反对他们恋爱。胡方华能够理解父母的心情,她知道,选择西藏的军人就等于选择了思念和牵挂,等于选择了孤独与寂寞!但是,胡方华不想影响殷明的工作,默默承受了来自父母的压力。2007年春节,她只身一人踏上了前往西藏的旅程。她只想看看他工作的地方是什么样,条件艰苦不,工作累不累。

那年通往樟木的路让胡方华至今记忆犹新。初次进藏的她刚刚到了拉萨就感受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而前往樟木的路程比她想象中的更加艰难,12月的西藏早已是冰雪的世界,越来越低的气温自不用说,单是路上厚厚的积雪就让她胆战心惊。因为高原反应的缘故,她的身体非常虚弱,车子还没行驶到日喀则,她就开始呕吐了。她一面手忙脚乱的擦拭着,一面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没想到这一趟探亲路竟走的如此漫长、如此艰难。想到殷明也曾经走在这条路上,或许也经受着她现在所经受的痛苦,她有些心疼。一路上,殷明无数次打电话询问她的情况,她没有丝毫的抱怨,也没有提及经历的艰辛,只是不停地说着“挺好的、放心吧”。她只是想要早一点见到他,为他做一顿家乡的饭菜,为他暖一暖冰冷的手掌。接连奔波了两日,终于到了殷明的驻地——日喀则地区聂拉木县樟木镇。踩着这个边陲小镇的土地,胡方华觉得格外安心:这就是心爱的他奉献的地方!

那时的边检站住房很紧张,常常是三、四个干部挤在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家具也是七零八落。站领导看到殷明的恋人来队探亲,特别腾出了一间仓库给胡方华住。战士们仔仔细细的把仓库收拾一新,干部们把自己的“家当”拿来拼拼凑凑,倒也布置出了一间温馨整洁的小卧室。虽然是过年,但是国门依旧需要边防战士们守护。胡方华依稀记得时任排长的殷明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一天,就连大年三十那天晚上,他也只是陪她吃了几个饺子就赶去替战士站岗了。

短暂的相聚转瞬即逝,殷明因为没有好好陪陪她而感到愧疚,胡方华却坚定地对他说:“我知道你的工作很辛苦,也很重要。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守着你,做你的坚实‘后盾’!”殷明攥着她的手,许下承诺:“你在家里等我,到了春天我就回去娶你!”

奔波千里,只为一见。返程的路依然漫长、艰辛,但是因为恋人的一句承诺,胡方华感到无比幸福,更有着满满的期待。

2008年的春天早早的到来了,胡方华和殷明在电话中确定了结婚的日期——328日。像其他待嫁的女孩一样,胡方华既兴奋,又有些羞涩的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没想到,就在临近婚期的314日,一场震惊全国的事件让殷明所在的部队进入到了紧急战备状态,停止了所有探亲休假。婚期就这样推迟了,殷明充满歉意的向她道歉,一直忙着张罗婚事的胡方华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理解你,也以你的工作为骄傲,我会一直等着你。”殷明知道她一定又默默的流眼泪了,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12月,两人终于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礼一结束,丈夫就因为工作原因赶回了部队。胡方华知道,从成为警嫂的那一天起,她就要慢慢学会用自己的肩膀扛起家庭的重担,留给丈夫安心工作的空间。每当她看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而行,想到边境地区社会的安定祥和有丈夫的一份功劳,也有自己的辛勤付出时,她就会由衷的为丈夫感到自豪,她发自内心感觉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爱无言,是她的柔肩撑起了一片天

都说警嫂是温柔的春风、温馨的港湾,让军人穿过暴风雨之后,有一个休息安宁之所。可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这里面包含着多少孤寂,多少辛酸,恐怕也只有“警嫂”本人才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边防军人是公平和正义的化身,刚强和力量的代表,也是和平时期最繁忙、最艰苦、最危险的一种职业。加班多、勤务值班频繁、两地分居、难顾家这是边防军人的职业特点。丈夫不能在她身边,这样一来,家里的大事小情,里里外外全都落到她一个人肩上。她既要照顾孩子,又要照顾老人,有的时候真是忙得不可开交,可她没有丝毫怨言,她孝敬老人,爱护孩子,邻里之间的关系也相处得和谐融洽。

还记得当初怀孕时,没有丈夫和家人的陪伴,她自己只能孤独一人,拖着笨重的身体买菜、做饭、洗衣服,每次当别人问她“怎么自己做饭”的时候,她都很坚强地笑着答应,但转过身来总是不自觉地会泪流满面,毕竟自己是个女人,在这个比较脆弱的特殊时期,多么希望丈夫能够多回来陪陪她,而此时的丈夫,正在边境一线与广大官兵一起保卫着边境的安全,没有休息日和节假日。宝宝出生以后,她又义无反顾地独自承担了照顾孩子的责任。都说边防军人是和平时期最可爱的人,因为边防安全,国家才安定,保卫边境地区的安全是他们的神圣职责!尽管自己很需要丈夫的关心照顾,她还是安慰他:“家中有我,安心工作。”有了她的支持,丈夫出色地完成了各项工作。

2012年对于胡方华来说是格外辛苦的一年。那一年的3月,刚刚2岁的儿子突发阑尾炎,因为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医生不建议进行手术,只能进行保守治疗。看着儿子原本红润可爱的面庞因为病痛的折磨变得消瘦、惨白,作为一名母亲,她心里说不出的愧疚与痛苦,恨不得这病能转移到她的身上,让她来替儿子承受这一切!可在给丈夫的电话中,她报喜不报忧,只说着儿子病的不重,还极力推劝丈夫不要请假回来,自己一个人能扛下来。但当挂了电话之后,那不争气的泪水还是流了出来,挡也挡不住。

这一年,老天仿佛是铁了心的要考验这位坚强的警嫂, 5月,胡方华的母亲被确诊患有直肠癌。母亲重病,她瞒着丈夫,独自一人照顾老人,既要上班,又要照顾老人,每天总是早起晚归,忙前忙后,儿子半夜发烧,她又是独自一人送儿子去医院……,而这些,她都没有和丈夫说过,还是殷明在回家探亲时听邻居提起,当丈夫愧疚的说起时,她笑着,只简单了说了一句:“没事,我能行,你放心吧。”就这么几个字,简简单单地几个字,可又有谁能说清楚里面包含着多少情感,多少不易!

让胡方华最心酸的是,在3岁儿子的眼中,爸爸的身影是那么的模糊,总是一年才见到一次。作为母亲的她承担起儿子的抚养教育责任,既当爸又当妈,装出严父的样子,却又放不下慈母的心。从点点滴滴培养儿子的兴趣爱好,在她的辛勤教导下,3岁的儿子现在会写方块字,会说简单的英语单词,会跳风靡街头的“江南style, 还会时常拨通丈夫的电话说道:“爸爸,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回家来看我和妈妈呢?”看着儿子一天天健康快乐的成长,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载誉而归,军功章里有她一半的功劳

胡方华自立自强,有人问她,嫁给一个军人,不觉得生活有压力,很不容易么?而她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有压力了,没有压力怎么才能把属于我的那半军功章拿回来啊?”看似俏皮的话语,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可是她从来没有后悔,从来都没有任何抱怨。丈夫作为一名边防军人,一心扑在工作上,是战友眼中名副其实的“拼命三郎”,一年到头也难得休息几天,结婚6年,过年从来没有回过家。而她始终将自己定格成女强人,因为她是丈夫的知心爱人,儿子的贴心母亲,就算再苦再累也决计不会倒下去。但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她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婚后第一次流泪。2010321日,他们的爱情结晶诞生了,望着护士怀中呱呱坠地的小生命,家人脸上无不洋溢出幸福的喜悦。作为孩子的母亲,她是多么的想把这个丈夫听了睡觉都会在笑的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他,可是来部队探过亲的她知道这个月是西藏每年的边境敏感节点防控期,丈夫肯定巡逻在长满荆棘、乱石密布的山间小道里,信号都不畅通。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道,要坚强,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自己过不去的坎!就在这时父母也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在千里之外的儿子,但被她喊住了,她流着眼泪,用虚弱的声音哽咽地说道:“爸、妈,这段时间他们单位执勤任务繁重,而且他每年休假到这个时候都会提前归队,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就不要牵扯他的工作精力了,晚上给他发张照片他就会看到的”,当早出晚归执行任务的丈夫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看到妻子发来的照片时,愧疚的泪水再次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在胡方华的支持下,殷明把爱转化为勤奋工作的动力,在本职岗位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嘉奖6次,被评为优秀带兵干部2次、优秀党务工作者2次、优秀团干部1次、优秀机关干部1次。多少寂寞,凝聚成坚定的信念,多少赞扬,变成欣慰和甘甜。闪烁的军功章挂在丈夫的胸前,却慰藉在警嫂的心田。

今年春节,胡方华带着3岁的儿子殷浩然来队探亲。这是小浩然第一次来到爸爸工作的单位,之前胡方华一直都不敢让孩子进藏,怕他受不了路途的艰辛。可是今年过年前,小浩然知道妈妈又要留下他一个人去看爸爸了,就哭着喊着要找爸爸,要爸爸抱抱他、亲亲他。她实在没办法,只好带他过来了。短暂的春节过去了,又到了分别的时刻,殷明不放心这娘俩,也舍不得他们,一路跟着车把他们送到了聂拉木。到了不得不分离的时刻,小浩然隔着车窗冲他挥着手喊道:“爸爸,明年见!早点回家看我!”殷明转身留下了眼泪,别人的孩子每天都能见到爸爸,可是他的妻子,他的儿子一年却只能与他团聚几十天……

“边关的冷暖托付你,家中的事儿交给我……”正如歌里唱的一样,胡方华用朴实的情怀,支持丈夫卫国戍边;用她的满怀柔情,守护着她最爱的橄榄绿,让那绿色更鲜艳、更夺目!

(责任编辑: 永青(实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