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木猴趣


    从上海出发,沿着318国道,一路向西,走到尽头,便到了我所驻守的地方——中国与尼泊尔边境的樟木口岸。

    20151月,我从公安边防广州指挥学校培训结束后被分配到了樟木口岸,这是一个坐落于祖国西南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一个边陲小镇,也是西藏著名的五道沟之一——樟木沟,印度洋暖湿气流在此止步,造就了樟木完全异于西藏的独特生态气候。这里山清水秀,树木种类繁多,小熊猫、盘羚、熊、豺、赤麂、四不像等珍稀动物穿梭在这片原始森林中,但是和我们接触最多的就是猴。樟木的猴子主要有两个品种:一种是红面猴,一种是长尾叶猴。

    与调皮猴的趣事

    我出生在重庆,对猴的概念起初来源于86版西游记里神通广大的孙大圣,再就是马戏团和动物园里或是杂耍或是调皮的小猴,在我的印象里,猴是机灵、活泼、神奇的象征,来到这里和它们近距离接触以后,才发现猴的“调皮”。

    单位的战友总会给我说一些他们和猴子之间发生的趣事。

    最常见的莫过于离开宿舍忘记关窗,或是关窗却没有把窗户销死,房间必定会被猴“光顾”,水果、甜点肯定会被一扫而光,留下果皮、包装袋、空盘等等,总之,一片狼藉在所难免。即便把柜子关得严严实实的,猴子也会想办法把柜子“撬”开,好吃的东西它们都会吃得干干净净,不符合它的口味,象征性地打开包装尝了一口后,随手一扔便另寻他物去了。即使未拆开的饮料也难不倒他们,撕、拉、扯、咬十八班武艺,反正,它的招总会管用。

    同处室的宋歌告诉我,有一次,她忘记把窗户关死,果不其然遭到了猴子的侵犯。当时,她刚买了一板鸡蛋还没有吃,结果猴子看到后在房间里开始大闹起来。许是它们不太喜欢吃生鸡蛋,却喜欢丢起玩,于是乎,等宋歌中午她回到宿舍发现,房间里到处都是被丢的乱七八糟的鸡蛋,满屋的腥味不说,搞卫生都无从下手。更可气的是,三只罪魁祸首的猴子在屋后的平台上,吃着她的火腿肠,还不停地向她挤眉弄眼……

    樟木的猴子不仅要吃你所吃,还要用你所用。没事时到宿舍里逛一圈,嫣然一副“领导”来检查内务一样,貌似我们的内务也是挺标准的,但在它眼里可能是糟透了,整齐的被子“豆腐块”硬生生变成了“面包”一片,床单上留下它们的足迹,宣誓他们的主权和地位,顺便留下它们的“标记”——猴便,似乎在宣誓说:“孙大圣我到此一游”。回屋的情形可想而知。

    与蛮横猴的决斗

    当我真的和它们“亲密接触”后,才发现樟木的猴子不仅是“调皮”,而且非常“厉害”。为什么说它厉害,且听我详细为您分解。

    一天清晨,我心情满满,阳光灿烂地站在站台等待迎接过境旅客。突然,一只大猴从窗户里窜了进来,直接坐到了行李检查台上,虎视眈眈地瞪着我。还有3分钟就到开关时间了,如果国内外旅客通关时看到还有猴子在通关大厅那就笑话了。不行,在旅客进来之前我必须先把猴子撵走。一个健步过去,我本以为它会落荒而逃,没想到,它竟龇牙咧嘴,一步一步向我靠近,那样子似乎要和我一决高低。这就是我和猴子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它的这种行为竟让我呆立当场,不知所措。最终,在几名战友的帮助下,我们才把它“请出”了联检大厅。

    听后勤处的刘道勋助理说起他和猴子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也颇感好笑。他说一年冬天,周六的下午,他正在收拾宿舍和楼道卫生。在他清理楼道卫生的时候,宿舍的门是开着的。当他返回时,发现一只猴子正在他的茶几上剥着他摆好的香蕉。哈,抓个现形。刘道勋立刻向前冲了一下,想把猴子吓跑,没成想这个时候了,猴子还没有忘记一把将茶几上的其余香蕉抓着才向门外冲去,然后一下跳上走廊外边的防护墙。本以为猴子有了战利品会立刻跑走,可让刘道勋再次没有想到的是,猴子跑出五六米之后居然停下了。它停下了,不但停下了还回过头来一屁股坐了下来,又将吃了一半的香蕉送到了口中。同时还有挑衅的眼光看着刘道勋,似乎在说:“来啊,来啊,我就抢了你的香蕉,你能把我怎样?”这到这个情形,刘道勋气得把手中的扫帚扔了出去。可没等到扫帚到身边,猴子早一溜儿跑了。

    与坚守猴的不舍

    2015425,尼泊尔的博卡拉一场8.1级强烈地震骤然降临。顷刻间,大地震颤,山石崩塌,房屋垮塌,生命消陨,与尼泊尔仅一桥之隔的樟木口岸同样经历了一场历史罕见的灾难。

    地震发生后,聂拉木边检站官兵义不容辞的承担起了抢救伤员、安置群众、转移群众的任务。余震不断发生,山上的滚石不停飞落。为了保护群众,年仅18岁的列兵张高勇把生的希望留给群众,自己却被巨石压在山下,造成髋骨粉碎性骨折;为了保护群众,不让山上的滚石砸到人民群众,官兵们手拉手把中尼边民和多国旅客围在操场中间,铸造起了一个人体围墙;为了保护群众,官兵连夜爬立新山,把山上被困的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并协助他们安全撤离樟木。在 “4.25”抗震救灾过程中,聂拉木边检站为群众付出了一切,在最后送别群众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没能忍住眼眶中的泪水,多年的感情,在那一刻迸发出来。

    群众转移走了,聂拉木边检站全体官兵却留了下来,因为我们的国门还在,因为我们的边境线还在,作为守卫国门的卫士,我们坚决不能让不法分子乘虚而入。国门在,我们就在;国门亡,我们亡。

    曾经有着“西藏小香港”之称的樟木口岸瞬间脱去了它繁华的外衣,没有了昔日熙熙攘攘的街道,没了商家的吆吆喝喝,没了旅客的来来往往,有的只是余震不断,滚石不断。在这种条件下,我们的生活也变得枯燥无比。

    有一天,我发现大门前几颗柳树的叶子一夜之间消失了。第二天,我又发现花坛里盛开的花一夜之间消失了。随后,温室大棚的蔬菜被糟蹋、食堂仓库的菜无缘无故不见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不断发生,我们决定一查究竟。

    终于,在1天后的晚上我们抓到了“嫌犯”——猴子。地震后,老百姓都撤离了,它们进到老百姓的房子里面找不到吃的,山上的果子还没有熟,饿急了的它们“盯上”边检站,白天不敢行动,晚上就来“夜袭”。此时的我们对它们的感情已不像当初那样厌烦,我们不再驱逐它们,反而会把东西分给它们吃,虽说我们物资很紧缺,但是看到有猴子还在灾区陪伴着我们,无由来从心底滋生了一丝不舍。是啊,它们是老百姓全部转移后,唯一陪伴我们的朋友。

    现在,很多无聊的时候,我们都是人看猴,猴看人,我们的关系也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转变。猴子开始变成了我们的玩伴,变成一起留守灾区的“坚守者”。(口述:廖馨整理:郑永波)

 

(责任编辑: 曾兴龙(实习) )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5368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