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跨越一个世纪的守护——日土县原政协委员乌巴·平措南加一家五代爱国守边拥军爱民纪实
来源: 西藏日报      时间: 2019-12-31

    次仁卓嘎和6个子女合影,左二为格桑玉珍,右一为曲阿。 (图片由记者 温凯 洛桑旦增 摄)

    今天的乌江村喀纳,半山腰上仍有当年群众盖房留下的遗址,山脚下仅有几间简易的房屋。

    今年93岁的乌巴·平措南加的妻子次仁卓嘎。

    乌巴·平措南加当年为解放军介绍情况的照片,被家人洗出来放大装裱后放在客厅最醒目的位置。

    袁国祥同志所著的《阿里探秘》书中配图:乌巴·平措南加(右二)正在帮解放军驮运物资。

    家族第五代传人热贝贵扎在工作。

    曲阿和格桑玉珍在乌江村喀纳寻访曾外祖父桑培努布当年盖的羊圈。

    一件事,五代人,上百年。

    在日土,以乌巴·平措南加为代表的家族可以称之为传奇——因为他们一家五代人,在跨越一个多世纪的漫长时光里,始终做着同一件事情:守护祖国的边境线。

    从乌江村沿湖走100公里,便来到了一片水草丰美的名叫喀纳的地方,这里是平措南加家族的发源地,也是传奇的肇始。

    第一代——桑培努布:

    羊圈标记边境线

    1882年,桑培努布(乌巴·平措南加的外祖父)出生在隶属于乌江村的喀纳一带。生于斯长于斯的他熟悉这里的每一座雪山、每一条河流,甚至是每一块石头和每一棵树木。

    到了1902年,刚满20岁的桑培努布在放牧时发现,邻国牧民的放牧范围一点点地向自家方向扩大。当他找到对方理论时,对方却寸步不让。

    心有不甘的桑培努布回到家里跟妻子商议:“祖辈留下的东西,怎么能让给他们?他们的羊把草吃完,自己的羊吃什么?这片土地我们必须守护好!”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那段时间桑培努布寝食难安,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直到某天夜里,他半夜起来看着羊群,突然想到可以通过盖羊圈安家的方式,形成固定标识,来宣示中国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权。

    当时正值冬天,顽强的桑培努布翻越数座雪山、跨过几十条河流寻找适合的地点,直到在今天距离边境线仅有20公里的地方盖起了羊圈,并把家从100公里外的居住点迁了过来,在这里生活了50多年。

    可以说,桑培努布这个普通的牧民,在那个科学技术落后、土地划分不明的年代,用自己的一己之力,有力捍卫了祖国的神圣主权。

    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后来,边防部队通过仪器勘探驻址时,选出来的位置竟然和桑培努布用肉眼选的羊圈分毫不差。桑培努布得知消息后,主动把这片地让给部队,又在原址旁40米处盖起了新的羊圈,与边防部队相伴了60余年。

    直到去年,桑培努布盖的羊圈都还保存完好。可惜的是,今年却随着当地建设不复存在,给特意前来寻访的后代们留下了无尽的遗憾。

    第二代——旦珍旺姆:

    当代巾帼不输男

    花木兰替父从军、上阵杀敌的故事流传千古,而乌巴·平措南加的母亲、家族第二代传人旦珍旺姆,则是日土群众心目中的“乌江花木兰”。

    旦珍旺姆是桑培努布的小女儿。成年后的她和外来的小伙子结婚,育有7个子女,生活本来幸福美满。可惜好景不长,小伙子后来被抓走干苦力,再也了无音讯。

    自此,旦珍旺姆一边照顾家中幼小的子女,一边放牧,生活过得非常艰辛,但也塑造了她顽强勇敢的性格。

    在一次放牧的时候,旦珍旺姆看到一名邻国牧民在自家的牧场上放牧,急忙赶过去和对方辩理,让其离开。对方见来的只是一个女人,不以为然,轻蔑地撇撇嘴角继续放牧。

    此时,旦珍旺姆没有退缩,她脑海中只是想着父亲曾经给她说过的话:“你不勇敢,没人能替你坚强,守边不分男女!”

    对方比自己高大强壮许多,但她还是冲上去,用“吾尔多”(牧民打狼或者驱赶羊群的鞭子)抽打他。对方一把抢过“吾尔多”远远地扔到一边。旦珍旺姆再次冲上前去抓住对方的衣服。最终,这个牧民赶着自己的羊群离开了,再也不来了。

    自此,旦珍旺姆“乌江花木兰”的名号一下子传开了。她虽然敢打敢拼,但对乡亲邻里和驻地官兵却像亲人一样甘于付出、勇于奉献。

    有一年大雪封山,当地群众没有粮食吃,旦珍旺姆便自告奋勇,顶风冒雪赶着家里的10余头牦牛去边防连换粮食。边防连得知这一情况后,没有收下她的牦牛,二话没说就把省下来的粮食送到困难群众家里,还把不多的饲草也全部送给旦珍旺姆,让她回去分给群众。

    旦珍旺姆的此次壮举,不仅解决了困难群众的燃眉之急,还架起了驻地官兵和当地群众互帮互助的友谊之桥。时至今日,乌江村都是日土县的“双拥共建第一村”。

    “在乌江村,说起旦珍旺姆的事迹几乎无人不知,她是大家心目中的巾帼英雄,是当代‘花木兰’,更是全村人的骄傲!”乌江村驻村工作队队长卡格德尔·查干别力克说。

    第三代——乌巴·平措南加:

    倾力支前扬国威

    时光荏苒,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第三代传人、旦珍旺姆的儿子乌巴·平措南加挺身而出,接过家族守边卫国的历史使命和薪火传承,谱写了一曲中华儿女扬我国威的英雄赞歌。

    一年冬天,边防连要把羊从湖的南岸赶往北岸时,遭遇天寒路滑,大部分羊滑倒在冰上,随时都会出现冻伤、冻死的情况。乌巴·平措南加得知后,立即赶往事发地,想尽一切办法,帮助部队把羊群安全拉上岸。为了帮助部队的羊安全过冬,他又主动提出把这些羊合到自家的羊群里,义务帮部队放牧到春季。

    还有一年,边防连之间要运输军用物资,由于部队没有交通工具,乌巴·平措南加得知后又主动带着全部的马和牦牛及一家老小,在80公里的路途上来回运送物资两次,及时帮助部队解决了军需品的运输难题。

    又有一年,邻国部队转移哨所。乌巴·平措南加历尽艰辛,帮助部队侦察到了对方据点。他还集中家里的牲畜,帮助部队运送给养,与部队同舟共济、共渡难关,受到了部队领导的嘉奖。

    后来,一场边境冲突发生了。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家境殷实的乌巴·平措南加毫不犹豫,拿出170多只羊以及粮食、茶、酥油、糌粑捐献给部队,并精心挑选出90头公牦牛,抛下妻儿老小,只带着弟弟洛桑次仁及20多名村里的群众,穿越封锁,在100多公里的运输线上,拼尽全力为部队来回运送了整整两个月的军用物资。

    特别是他为部队运输和带路的多张黑白照片,屡见于各类关于阿里近现代历史的书籍当中,其中一张被洗出来放大、装裱之后,摆放于乌江村老宅的客厅里,无论是他的子孙后代,还是每一个来到家里的客人,看到这张照片时,都会对这个近似于传奇的人物,产生发自内心的由衷敬意。

    1984年,乌巴·平措南加当选为日土县政协委员,直到2008年2月2日离世,享年79岁。他这一生,都在为守护祖国的边境、维护群众的利益而奔走操劳,为家族留下了“宁让身体透支,也不让使命欠账”这样的格言。

    乌巴·平措南加去世后,他的妻子次仁卓嘎平静地说:“他太累了,这下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第四代——曲阿和格桑玉珍:

    建设阿里谱新篇

    到了乌巴·平措南加的小儿子曲阿和小女儿格桑玉珍这一代,他们立足于本职工作,为家乡的繁荣稳定贡献了大半辈子。

    曲阿10岁开始上学,1991年毕业于西藏大学藏文系,是家族同代人中唯一受过高等教育的。曲阿自幼听着祖辈守护边境和父亲支援部队的故事长大,在家风的熏陶下,他树立起了“建设家乡就是守护祖国边境”的人生理想。

    参加工作后,曲阿在科技战线上颇有建树,如今已经成为了地区科技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他以队伍建设为首位,从培养、吸引和用好人才三个环节入手,为134个村(居)配备了科技特派员268名,向农牧、扶贫、水利等部门提供科技成果转化支撑,加速了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的步伐,以科普宣传为基础,积极探索“农(牧)户+协会”的运行模式,初步建立了以科普示范基地为依托,普及与提高相结合的覆盖县、乡、村、户的四级科普体系。

    “工作20多年,期间也有调到拉萨的机会,但总想着家乡是养育我的土地,是父亲和祖辈们为之战斗过的地方,就舍不得离开了。”曲阿如是说道。

    在乌江村乃至日土县开展各类宣讲活动中,人们总能看到日土县政协委员格桑玉珍的身影。这些年,特别是“四讲四爱”群众教育实践活动启动以来,作为一名农牧民宣讲员,格桑玉珍每年春天和冬天都会开展一次宣讲,目前,已经累计宣讲9次,参与群众上千人,足迹踏遍了日土的山山水水。每次宣讲,格桑玉珍从党和国家的惠民政策讲到群众身边的好人好事,再讲到日土县拥军爱民的光荣传统,娓娓道来、引人入胜,总能赢得现场群众的一致好评。

    “唱上一支心中的歌儿,献给亲人金珠玛米……”这是曲阿和格桑玉珍每次在家庭聚会时,必唱的歌曲。

    嘹亮的歌声,传递的是一个家族延续百年的信念与坚守。

    第五代——热贝贵扎和白玛占堆:

    初心不改再出发

    这是一个网红经济发达和“小鲜肉”扎堆的时代,但在曲阿和格桑玉珍各自的儿子(乌巴·平措南加的孙子和外孙)热贝贵扎、白玛占堆身上,我们看到的,却是独属于这个家族的朴实无华和甘于奉献。

    热贝贵扎今年26岁,2018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从初中开始就在内地上学的他,对家乡的印象大多来自于小时候爷爷讲的故事。毕业后,他应聘上了位于拉萨的一家大型国企,却在入职前夕放弃,最终选择到家乡一家企业工作。

    “在拉萨入职前,我突然想到了爷爷讲的那些故事,想到了家里还有93岁高龄的奶奶,家乡虽然自然条件比不上拉萨,但这里是我的故乡,我想把她建设得更好。”热贝贵扎低沉而质朴的嗓音里,有着一种超越同龄的成熟,“明年我就可以递交入党申请书了,我要争取成为我们这批参加工作的年轻人里第一个入党的。”

    白玛占堆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从2018年开始,他就利用寒暑假的时间,以志愿者的身份,跟随母亲格桑玉珍宣讲和走访,足迹遍及日土的军营学校、田间地头和高寒牧场,期间还救助了一位不慎摔倒的老人,并在日后时常打去电话,给老人送上祝福和问候。

    与哥哥热贝贵扎略有不同的是,明年才毕业的白玛占堆早早就确立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毕业后返回家乡工作。

    “如果说,我们家族的使命就是守护家乡、建设家乡的话,我愿意做这个使命的继承者。”白玛占堆笑着说道。

    100余年来,乌巴·平措南加家族的一代又一代人,凭着一脉相传的爱国守边、拥军爱民的红色基因,在国家需要之际,挺身而出、为国效力,在人民需要之时,甘于付出、勇于坚守,在平凡的工作之中,不求功名、默默奉献,经受住了血与火、情与义的考验,最终奠定了今日五代传奇家族的繁茂根基和累世声名。

    高耸的雪山可以作证,湛蓝的湖水可以作证,这个家族的传奇,还将延续。(记者 温凯 洛桑旦增 通讯员 寇伟栋)

(责任编辑: 达珍 雪珍)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86685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