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

07

09:39:35

国际民航日:从此山不再高 路不再漫长

本文来源: 新华网西藏频道 本文作者: 丁薇薇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12月7日为“国际民航日”。开展“国际民航日”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在全世界树立和加强对国际民航在各国社会和经济发展中重要性的认识。

国际民航日:从此山不再高 路不再漫长

国际民航日:从此山不再高 路不再漫长

新华社相关报道

冬春换季西藏航空计划新开七条航线

新华社拉萨10月29日专电(记者王军)全国民航冬春航班换季计划将于30日正式实施。为进一步满足冬春季节旅客出行需求,西藏航空计划新开拉萨-西宁-青岛、拉萨-兰州-青岛、成都-济南、昆明-天津、重庆-长沙、贵阳-兰州、林芝-重庆-深圳七条航线。

据介绍,此次换季除了新开七条航线外,在航班班期和时刻上也做了更多的调整,以进一步满足旅客出行需求。例如每年冬季成都-三亚航班经常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为此西藏航空也将由现在的每天一班新增为每天两班;执飞成都-上海航线的机型也将调整为A330宽体客机,提升旅客乘机的舒适性;拉萨-深圳的航班,由之前的经停航班调整为直飞航班,仅需3个多小时就可以抵达目的地;而林芝-成都-深圳也将调整为林芝-重庆-深圳,符合旅客的出行习惯。

眼下西藏旅游进入相对淡季,布达拉宫不再限制游客流量和参观时间,火车票不再一票难求,机票也有折扣,汽车、酒店、景点也有相应的优惠政策。(完)


世界屋脊架起空中立交——西藏民航50年发展纪实

新华网拉萨8月10日电(记者张京品、许万虎)都说西藏的路是“天路”。当“银色的神鹰”展翅,自由翱翔空气稀薄地带,期盼“天路”沟通世界的高原人,眼里总会划过一抹遥远的遐想。

1965年,北京-成都-拉萨航线通航。从筚路蓝缕艰难创业,到坚持不懈开拓前进,50年来,西藏民航事业逐渐成为助力西藏发展的“空中引擎”。

筚路蓝缕 突破世界屋脊“飞行禁区”

西藏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空气稀薄,气候复杂,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国际航空界视为“飞行禁区”。

上世纪40年代,中美两国联合开通了经西藏的“驼峰航线”,为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但也损失500多架飞机,牺牲2000多名飞行员。

1955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开辟北京至拉萨的民用航线。经过十年反复试验,1965年3月1日,一架伊尔-18型飞机从北京起飞,于次日飞抵西藏当雄机场。

同年,空军工程部队及驻藏人民解放军,在距离拉萨85公里的贡嘎县境内建成贡嘎机场。1966年底,伊尔—18型飞机从成都双流机场飞往贡嘎机场,载客试航成功。随着西藏经济建设发展,1975年,贡嘎机场开辟了兰州—格尔木—拉萨航线。

数据显示,1966年至1976年,旅客发运量平均每年递增24.2%,货邮发运量平均每年递增9.9%。民航沟通西藏与外界的能力日益凸显。

1985年,民航西藏区局成立,为西藏民航事业发展开拓了广阔空间。原民航西藏区局党委书记李顺华说:“在国家的大力投入下,机场开始搞大规模扩建,陆续建起了1万平方米的候机楼,跑道和停机坪也焕然一新。”

2001年起,西藏民航基础建设步伐快速推进。目前西藏共有拉萨贡嘎、昌都邦达、林芝米林、阿里昆莎、日喀则和平5个运输机场运营。

2011年,西藏成立了世界上首家以高原为基地运行的航空公司——西藏航空有限公司,结束了西藏没有本土航空公司的历史。

2012年,中国民航局与西藏签署了《关于促进西藏民航跨越式发展的会谈纪要》,成为西藏民航发展的又一里程碑。民航西藏区局局长李汉成说,50年来,西藏民航已累计保障航班安全起降20.6万架次,完成旅客吞吐量2471.64万人次、货邮吞吐量32.99万吨。目前58条航线通航上海、成都等38个城市。

迎难而上 民航人确保“空中走廊”

通航以来,西藏民航克服高寒缺氧、飞行条件复杂等困难,坚持“双机长”执飞制度,推进新技术研发应用,创造了“在世界平均海拔高度最高、面积最大和最难飞行的地区安全飞行时间最长”的记录。

上世纪80年代,保证飞行安全主要依靠摩尔斯电码传输气象点信息,再通过手绘气象图指导飞行。“飞机起飞前,往往要收集近300个气象点信息,再传送到气象预报员那里手绘出来。流程虽然繁琐,但丝毫不敢懈怠。”李顺华说。

上个世纪,每至午后,机场附近便风沙漫天。为确保飞机安全起降,机场员工义务植树到深夜,期间每人只领一碗面条充饥。李顺华说,经过民航人的艰苦努力,硬是在机场周围建起三排防护林带,改善了局地气候。

陈清志是全国唯一一名在两个海拔4000米以上的机场当过站长的人,先后在民航昌都和阿里站工作。

“当时邦达机场基础设施差,员工全部露天工作,在停机坪站了很久,回到房间要半小时才能暖和过来。”陈清志说,由于高寒缺氧,员工休息不好,有些人每天只睡4小时。

在阿里昆莎机场,为确保飞行安全,机场人员不得不定时驱鸟,有时候驱鸟炮打不响,只好绕着跑道用喇叭和警报驱鸟。“安全是民航的生命线,必须确保万无一失。”陈清志说。

“在西藏民航工作,没有点精神是不可能干出成绩的,这种民航精神铸就了‘空中禁区’的奇迹。”民航西藏区局党委书记白珍说。

坚守使命 构筑西藏“保障线、生命线”

民航是“西藏的生命线、保障线”,促进了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对外交流、边防建设和国防巩固,改善了西藏的投资环境。

贡嘎机场所在地甲竹林村的变迁便是一个缩影。1966年,这里是一片荒凉的河滩地。如今,村人口近千人,超市、旅馆、休闲场所等一应俱全,变身航空城。

民航发展还带动了旅游业、农业、加工业等相关产业发展。李汉成说,民航是西藏旅游业的主要依托力量,旅游业的发展也将推动西藏民航发展。

2006年林芝机场建成通航。2014年,林芝全市接待国内外游客152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1.1亿元,分别是2005年的3.8倍和11倍。

过去有个说法,在偏远藏区得了病,只能等死。如今,西藏民航与航空公司、医院等建立专门的绿色通道机制,近年来已成功运送百余病患赴内地治疗。

西藏是重要的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民航派出飞机对西藏进行航空测绘,认定了森林资源储量,如今飞机更成为高原绿色生态巡航器。

50年地覆天翻。航线经纬交错间,民航人为西藏发展进步编织的美好蓝图清晰坚定。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