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

28

18:12:03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本文来源: 中国西藏网 本文作者: 王淑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青藏铁路沿线高寒缺氧,生态环境十分脆弱,青藏铁路穿越的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就达100.02公里,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328.06公里,同时还穿越了色林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被称为中国第一条“环保铁路”。

原标题:“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沿线高寒缺氧,生态环境十分脆弱,青藏铁路穿越的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就达100.02公里,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328.06公里,同时还穿越了色林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被称为中国第一条“环保铁路”。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2016年青藏铁路通车10周年前夕,摄影家成卫东再次来到这里。

在青藏铁路通车十周年之际,摄影家成卫东一行重走青藏铁路,将这条巨龙穿梭在青藏高原崇山峻岭间安全运行的3000余天,最为现实的极限挑战,和难以克服想象的艰难险阻,通过他们的真实镜头纳入您的视野。告诉您一条“不一样”的铁路,一条充满生机活力的“天路”,和不断延伸的真实故事。

中国西藏网讯 在平均海拔470O米的青藏高原,环保对于内地乃至东南亚部分地区都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十年来,这里发生了哪些变化?虽然成卫东曾反复行走过这条铁路,但今天他是带着人们大幅度提升的生态环保理念和对这条平均海拔4700米铁路的关注,从北京出发,重走运行十年的青藏铁路。

成卫东对青藏铁路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他从修建青藏铁路的第一年便开始带有纪录性的采访,从修建沿线的铁路建设者们到铁路沿线的农牧民,他将这些珍贵资料真实地纳入了镜头里。

说起第一次沿青藏铁路的采访,成卫东颇有些感慨,从策划到具体的筹备工作都事无巨细。虽然当时青藏铁路一期工程——西宁至格尔木段已通车近30年,但对建设者们来讲,仍然面临着适应高原气候的巨大考验。

而另一方面,青藏铁路的建设还要解决此前未碰到过的许多技术难题,如高原冻土技术的考量和列车重复荷载对冻土工程的影响等。俄罗斯铁道运输勘察设计院著名冻土专家瓦连金博士曾说,“青藏铁路采取保护冻土的设计原则是完全正确的,主要工程措施可靠,能够保证安全可靠”。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冻土路段的热力棒。(摄影/成卫东)

此外,青藏铁路线域生态防护和植被恢复也使青藏铁路成为二十一世纪工程建设领域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为在全线建立生态环保系统,用于青藏铁路生态环保的投入是15亿,铁路线以桥带路,为动物建设了安全、顺利的迁徙通道,桥梁下方和隧道上方3种形式的33处动物通道总长59.8公里。对于高山山地动物群,主要采取隧道上方通过的通道形式;对于高寒草原草甸动物群,主要采取从桥梁下方和路基缓坡通过的通道形式。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准备穿过青藏铁路的藏羚羊。(摄影/成卫东)

青藏铁路沿线脆弱的高原生态和植被,一直是世人最关心的话题。为了保护青藏铁路沿线的生态,以中铁十二局的养护工郝军为代表的工人们在世界海拔最高的唐古拉山口一工作就是七年,脸色跟紫茄子一样,紫得不能再紫了。他们每天在海拔5200米左右的地方工作,没有“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坚持”的精神,是无法完成护路工作的。

在铁路人和沿线的农牧民的共同努力下,草场植被完整保存到施工完回填还原,藏羚羊等野生动物已适应迁徙通道。草原生机勃勃,生命继续延续,沿线的大美风光使每一个坐着火车进藏的人士都为之心醉。 过了唐古拉山,火车告别了青海,进入了西藏茫茫的羌塘自然保护区(羌塘就是藏北的意思),藏羚羊的实际栖息地都聚集在藏北草原。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坚守在西藏安多一线的青藏铁路护路人。(摄影/成卫东)

十年来,成卫东用镜头记录了这条犹如“吉祥哈达”的雪域天路,给雪域高原的跨越式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十年来,青藏铁路不断完善延伸,它不仅拉近了西藏与内地的时空距离,也使人们的观念发生着巨变,延伸成为一种铁路精神和铁路文化,正如韩红在那支歌《天路》里唱的那样,让许多人更加理解和了解西藏,也了解了青藏铁路这条通往雪域高原迷人的景色和美丽画面的天路……

十年来,青藏铁路每天发出近30辆列车,运送进藏旅客超过一亿人次,物资超过5亿吨。青藏铁路不仅使人们有了进出高原的便利交通,同时提升了西藏在全国经济格局中的地位,加强了与内地的经济等各领域的联系,形成特色的区域发展格局,促进了西藏民族旅游业井喷式迅猛发展。在它的助力下,2015年西藏GDP突破了1000亿,年均增长超过10%。(中国西藏网 文/王淑 马静)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第二期工程起始点——格尔木南山口(摄于2006年。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火车行驶在昆仑山最高峰玉珠峰下。(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三岔河特大桥。(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生活在可可西里的藏野驴。(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火车通过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摄影家第四次来到铁路旁的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在通天河车站停泊的铁路养护工人活动的家——通勤车。(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火车驶过长江源头沱沱河大桥。(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植被回填。(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铁路固沙。(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通车一周年前,对铁路沿线加装了防护网。(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在青藏铁路布玛德车站作业的中铁维护机械。(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唐古拉山一带青藏铁路野生动物通道。(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唐古拉山顶终年积雪不化,数十条远古冰川纵横奔泻,这里是三江源发祥地。(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穿越唐古拉山。(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5068米的世界海拔最高的青藏铁路唐古拉车站。(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火车通过海拔5068米、世界最高的唐古拉车站。(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青藏铁路火车从措那湖畔贴身而过。(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中铁12局无缝线路换铺龙口配轨作业。(摄影/杨斌)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那曲火车站留影。(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在那曲站下车的乘客。(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那曲建起了青藏铁路沿线最大的物流枢纽。(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当年青藏铁路铺轨念青唐古拉山下。(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冬天迁徙在青藏铁路当雄沿线的黑颈鹤。(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列车通过拉萨柳梧铁路大桥。(摄影/成卫东)

“吉祥”天路使雪域高原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藏族建筑风格的拉萨火车站。(摄影/成卫东)


新华网西藏
本文作者:王淑
责任编辑:雪珍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