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

28

18:34:44

资料:诗人海子与青藏线小镇德令哈的“情缘”

本文来源: 新华社 本文作者: 李琳海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1988年,诗人海子经过高原小镇德令哈,写下《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如今,走过巴音河畔的海子诗歌陈列馆,面对海子昆仑玉原石诗歌雕像,人们以各自方式,纪念这位诗人。

新华网青海频道2013年12月25日电(记者李琳海)1988年,诗人海子经过高原小镇德令哈,写下《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如今,走过巴音河畔的海子诗歌陈列馆,面对海子昆仑玉原石诗歌雕像,人们以各自方式,纪念这位诗人。

高原

1988年夏,诗人海子经过高原小镇德令哈,写下《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一座雨水中荒凉的城。”这是海子眼中的高原小镇。

1989年,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时隔24年,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参加大昆仑文化高峰论坛的40余位诗人及学者,走进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海子诗歌陈列馆,缅怀这位早逝诗人。

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吴思敬说,“太阳、土地、麦地是海子诗歌中经常出现的意境,拥有草原、马背、经幡、烈日,以及多民族且文化多样的高原,触动了海子敏感而脆弱的心。”

吴思敬认为,从《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七月不远》等诗作中可以看出,海子曾深深迷恋高原。

长期致力于西部文化研究的肖云儒说,在这三江源头,在这具有山性、水性、诗性与莽性的昆仑山下,是德令哈选择了海子,也是海子选择了德令哈。

“这是诗性的生命与诗性的土地互相选择的结果。”肖云儒说。

重塑

“一首诗天堂花开,一个人尘世结缘。”在海子诗歌陈列馆门框上的对联,是诗人吉狄马加写的。

昏暗的灯光,轻柔的音乐,还有正在播放的海子诗歌朗诵磁带,陈列馆古色古香。这座具有雕梁及青瓦的徽派建筑,也希望海子能在此守望故乡吧。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让我们记住了海子!”吴思敬说,“真希望面朝高原巴音河畔的诗歌陈列馆,也能使早逝的海子感受到世人对他的缅怀之情。”

巴音河畔,7吨重的昆仑玉原石上,雕刻着海子的塑像,塑像与其一侧占地1300余平方米的海子纪念馆相互映衬。20余首诗作镌刻在石碑上,变成了一部部石书。

“无论是建于高原的海子诗歌陈列馆,还是位于秦皇岛的海子纪念园,身处当下经济高速发展的年代,人们仍然在寻觅昔日海子诗歌中的意象与意境,希望这里能成为海子诗意的栖居。”吴思敬说。

中国·青海海子青年诗歌节近年在德令哈市举行。高原人用藏语、蒙古语、汉语,动情朗诵海子的诗作。

崛起

时下,全新的德令哈悄然修改着诗人生前赋予这座小城的意境。

德令哈,蒙古语意为“金色的世界”,曾是历史上“南丝绸之路”的主要驿站。现今古羌属地、蒙古族牧场,青藏铁路、国道315线穿城而过,这里是南进西藏、北上甘肃、西通新疆、东接省会西宁的交通枢纽。

一座座现代化气息十足的城市建筑、一座座标准化的厂房,德令哈用坚韧书写新的传奇。眼下,德令哈市已成为中国柴达木经济试验区的盐碱化工业园,也是柴达木生态绿洲农牧区的最大灌溉区之一。

肖云儒说,这座在高原柴达木盆地、在戈壁滩上发展起来的城市,娓娓讲述西部人的刚强。

经济发展了的德令哈没有停止文化发展的脚步,世界山地纪录片节、昆仑山交响音乐会、海子青年诗歌节,以及形式多样的少数民族民间文化活动,让德令哈充满文化意蕴。

“曾经的荒凉小镇迸发出经济、文化齐头发展的动力,那个海子笔下悲伤的地方亦可用雪域酒歌驱散寂寞。”肖云儒说。(完)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