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12

10:00:30

“复活”的民族手工艺 —记源远流长的泽帖技艺

本文来源: 西藏日报 本文作者: 马静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氆氇是西藏最有代表性的传统织物品种,泽帖被公认是氆氇制作工艺的巅峰,是精品中的精品。但作为历史见证的泽帖制作工艺,却曾一度濒临失传。

氆氇是西藏最有代表性的传统织物品种,泽帖被公认是氆氇制作工艺的巅峰,是精品中的精品。但作为历史见证的泽帖制作工艺,却曾一度濒临失传。

泽帖是山南市泽当本地独有的纯手工精羊毛哗叽纺织产品,是氆氇工艺中技术难度最大、面料最精细、做工最为复杂的一种。

源远流长的泽帖工艺

泽帖又称哗叽,它的生产技艺有着上千年的悠久历史,一直以来都是藏民族的传统文化瑰宝。“泽帖是藏民族传统服饰的精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巴桑告诉记者,近年来,山南市加大对民族手工艺的抢救、保护、传承、扶持和发展,这项古老的生产技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保护和传承。

在西藏,泽帖工艺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公元641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后,内地优秀的纺织技术进入雪域高原,西藏的纺织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松赞干布去世后,文成公主一直生活在雅砻河谷一带,泽帖的前身——藏氆氇就是在这段历史时期创新和发展起来的。随着传统的藏氆氇经线、纬线由粗变细,质地由厚变薄,逐步形成了独特的“泽帖”纺织工艺。

巴桑说,几年前,最后的泽帖传人阿旺措姆年事已高,一度出现后继无人的情况,泽帖工艺濒临失传。得知这一情况后,合作社聘请阿旺措姆老人制作编织工具,他们开始寻找和制作编织工具。当然,最艰难的还是回忆工艺流程。这些老人都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没有接触到泽帖了。他们重新记忆起选料、加工、捻线、染色等一系列复杂工艺流程……经过一年时间,第一块泽帖被复原成功……

又经过3年时间。巴桑他们开始招收学员,传授编织技法和技巧。到了今年,学员们已基本掌握了泽帖制造工艺的全部工序技能。古老的泽帖开始小规模生产并且面世。同时,泽帖纺织技能被列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已经申报国家级非遗。

这不止是狭义上的文化挽救,最为关键的是它对泽帖制造工艺特点的梳理及归档,包括技能教育等尝试,其实已经使这种传统的秘技成为可操作、甚至可发展的一个新领域。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重生。

至此,古老的泽帖工艺挽救成功,使这一古老的技艺“起死回生”。

繁琐工序织造出泽帖

记者日前在乃东区民族哗叽手工编织专业合作社里看到,当地农民正按照传统手工流程忙碌地编织泽帖,分工明确,有条不紊。合作社展厅里摆放着等待销售的一排排成品泽帖,质地考究,做工细腻。

合作社负责人巴桑说,具有质地柔软、持久耐用、纹路清晰、清洗不变形以及冬暖夏凉、透气性好、无静电反应等多种特性,深受当地群众的喜爱,是日常生活和馈赠亲友的上等民族手工艺品。

“制作泽帖有着一套分工非常明确的流程,从选择羊绒捻线到上机编织再到成品清洗染色,足足有18道工序之多。可是由于历史变迁中的诸多原因,这门手艺慢慢走向消亡,规模化编织泽帖的作坊更是消失殆尽,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我现在已完全掌握了这门技艺的全部流程。”巴桑告诉我们。由此可见,完成一匹成品泽帖精致程度可见一斑。

也许就因为泽帖的繁琐工序,让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它,但是如今,泽帖作为被“复活”的手工艺精品,又被搬上历史的舞台,也逐渐走向了市场,甚至呈现出供不应求的趋势。

巴桑说:“我们的原材料就是选的白山羊绒,都是阿里农牧区的白山羊绒,是羊绒里的上等品,现在的产品丰富多彩,有西服、围巾、藏装,这些产品都是纯手工制作,受到区内外消费者的好评。”

如今,泽帖已成为乃东区的一张名片。泽帖的生产、销售也已经开始起步,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初步显现,产品日益受到消费者的青睐。

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工艺

近年来,山南市不断加大对山南民族手工艺“非遗”的抢救、保护、传承、扶持、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作为西藏最具民族特色历史文化底蕴精髓的泽当哗叽民族手工艺得到了保护传承和发展。

在泽帖的产品展示大厅,一件件精美的作品让人爱不释手,帽子、披肩、围巾、衣服……充满民族特色、样式活泼新颖。巴桑告诉记者,他们与玛丽服饰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山南泽帖民族手工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新产品融合了许多时尚元素,达到美观与实用的完美结合。泽帖这一古老传承的技艺,已经完成华丽转身。

“这几年,上市公司朗姿集团分公司山南玛丽服饰有限公司凭借自身在产品研发设计、营销渠道、品牌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全面加强与泽当哗叽民族手工艺的全方位合作,全面提升民族手工艺产品研发设计、开发和市场拓展能力,提升民族手工艺产品的国内外知名度和市场竞争力。” 巴桑介绍说。

新的时代产生了新的价值观和技术,对奢华的需求被效率取代,这是件好事。但同时,这种效率也预示着纯手工所代表的精纯品质追求越来越难以在工业化进程中存活。山南市委、市政府将把泽当泽帖列为“三推进”项目,帮助建设1300只绒山羊养殖基地,建设生产厂房以及附属配套设施,配套原料加工、编织、包装等设备,开展产地认定、产品标准制定、地理标志产品商标注册、著名商标申请等工作。

“民族手工艺是无价瑰宝,如果因为我们的疏忽,使这些传统工艺消失,那将是人类文明的一大损失,也是不可弥补的遗憾。”巴桑说,“我的希望,就是通过继承和发扬民族优秀文化遗产,让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传承和发展!”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