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江边的植树人——“树痴”边久

2017-04-23 10:25:34 本文来源:   新华社 本文作者:   觉果

摘要 :  出于对绿色的渴望,边久从2004年开始在西藏山南市扎囊县充堆村建起了当地第一个个体苗圃。通过不断学习,他掌握了高原地区种树、育苗的技术。

 雅江边的植树人——“树痴”边久     边久的苗圃基地(4月19日摄)。 出于对绿色的渴望,边久从2004年开始在西藏山南市扎囊县充堆村建起了当地第一个个体苗圃。通过不断学习,他掌握了高原地区种树、育苗的技术。2013年,边久动员在单位上班的儿子罗布辞职,也变成了一名“树农”。到目前,450亩的基地,育苗树种达56个,包括经济林木、绿化林木等类型的各种苗木260余万株,年均出苗40多万株。如今,苗圃基地年产值达200多万元,同时承包工程造林、园林绿化、防沙治沙等。当问到今后的打算时,59岁的边久说:“我就喜欢树,继续种树。当我百年之后,灵魂也许会变成一棵大树或树上的一只小鸟儿。” 新华社记者 觉果 摄
 雅江边的植树人——“树痴”边久     边久和工人们一起忙碌(4月19日摄)。 出于对绿色的渴望,边久从2004年开始在西藏山南市扎囊县充堆村建起了当地第一个个体苗圃。通过不断学习,他掌握了高原地区种树、育苗的技术。2013年,边久动员在单位上班的儿子罗布辞职,也变成了一名“树农”。到目前,450亩的基地,育苗树种达56个,包括经济林木、绿化林木等类型的各种苗木260余万株,年均出苗40多万株。如今,苗圃基地年产值达200多万元,同时承包工程造林、园林绿化、防沙治沙等。当问到今后的打算时,59岁的边久说:“我就喜欢树,继续种树。当我百年之后,灵魂也许会变成一棵大树或树上的一只小鸟儿。” 新华社记者 觉果 摄
 雅江边的植树人——“树痴”边久     边久(前)与儿子罗布在查看小树的长势(4月19日摄)。 出于对绿色的渴望,边久从2004年开始在西藏山南市扎囊县充堆村建起了当地第一个个体苗圃。通过不断学习,他掌握了高原地区种树、育苗的技术。2013年,边久动员在单位上班的儿子罗布辞职,也变成了一名“树农”。到目前,450亩的基地,育苗树种达56个,包括经济林木、绿化林木等类型的各种苗木260余万株,年均出苗40多万株。如今,苗圃基地年产值达200多万元,同时承包工程造林、园林绿化、防沙治沙等。当问到今后的打算时,59岁的边久说:“我就喜欢树,继续种树。当我百年之后,灵魂也许会变成一棵大树或树上的一只小鸟儿。” 新华社记者 觉果 摄
 雅江边的植树人——“树痴”边久     边久和工人们一起劳作(4月19日摄)。 出于对绿色的渴望,边久从2004年开始在西藏山南市扎囊县充堆村建起了当地第一个个体苗圃。通过不断学习,他掌握了高原地区种树、育苗的技术。2013年,边久动员在单位上班的儿子罗布辞职,也变成了一名“树农”。到目前,450亩的基地,育苗树种达56个,包括经济林木、绿化林木等类型的各种苗木260余万株,年均出苗40多万株。如今,苗圃基地年产值达200多万元,同时承包工程造林、园林绿化、防沙治沙等。当问到今后的打算时,59岁的边久说:“我就喜欢树,继续种树。当我百年之后,灵魂也许会变成一棵大树或树上的一只小鸟儿。” 新华社记者 觉果 摄

显示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新华网西藏
本文作者: 觉果
责任编辑:雪珍
热点视图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