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

05

10:23:20

从非物质文化遗产里发掘新闻

——以说唱艺人赤列和他的故事为例

本文来源: 西藏日报 本文作者: 晓勇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西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繁多,神秘与美丽并存。到目前,共有76个项目、68名传承人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323个项目、350名传承人入选自治区级非遗名录。

晓勇 阿孜古丽·玉素甫 钟夏莲

藏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古老的藏族文化更是举世瞩目。就像是散落在草原上星罗棋布的湖泊,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丰富多彩的西藏文化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毋庸置疑,西藏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区。西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繁多,神秘与美丽并存。到目前,共有76个项目、68名传承人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323个项目、350名传承人入选自治区级非遗名录。

在一名长期跑文化口的记者看来,一次会议、一场仪式或展览,甚至是一个毫不起眼的传承人培训班,都可能隐藏着一个好故事、一条好新闻。

当然,这需要记者有足够的耐心和必需的兴趣,以及对传承古老祖辈技艺的传承人发自内心的敬仰。

如何从散落在民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里发掘新闻,并写好它的故事?通过从非物质文化遗产里发掘出的新闻,我们最终想要告诉读者的是什么?通过这篇文章,记者希望带来的影响又是什么?希望在这篇文章结束时,可以从中得到某些启发。

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里的灵魂

任何文化的传承,都离不开“人”这个主题。当然,在非物质文化遗产里,我们首要关注的也是“人”这个主题。因为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里的灵魂。大家也都知道,在进行新闻写作时,最不能错过的也是“人”这个主题。

发现新闻的过程。2014年9月26日,在拉萨市八廓南街夏扎大院举行的首届唐卡艺术节精品唐卡展上,笔者第一次见到了年逾古稀的赤列老人,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被称为藏族文化“活化石”的喇嘛玛尼说唱艺术。

那天,在夏扎大院右侧二楼一间展厅里,赤列老人侧立在古老的唐卡旁,时而闭目,时而双手合掌虔诚顶礼。他用一种古老的似吟似唱的旋律,吸引着笔者留在那个孤单的二楼展厅里,那回荡在藏式回廊里的古老声音正是吸引笔者留下来的最初原因。

原本那天,笔者是采访整个精品唐卡展的诸多记者中的一员。赤列老人也只是被安排为首届精品唐卡展开幕助兴表演。笔者最初是被老人那史诗般的吟唱所吸引。后来,这个年逾古稀却仍精神矍铄、认真吟唱的孤独老人,让笔者心怀一种感动与想哭的复杂情感。

就是在这么一场并非是赤列老人主场的地方,笔者遇见了他,并从老人身上发现了新闻,从而抓住了新闻。后来,笔者采写的《赤列:最后的拉萨喇嘛玛尼说唱艺人》成型并在《西藏日报》上整版刊发。当年的《中国西藏》也转载作了图文报道。

抓住新闻。以《赤列:最后的拉萨喇嘛玛尼说唱艺人》为例。当笔者发现赤列老人这位极具故事性与新闻性的题材后,立刻与老人互留联系方式,希望抓住这个新闻。

但后来发现老人的这个电话不太管用(他很少接电话),笔者又通过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负责人阿旺丹增打听到赤列老人的住所,了解到了关于老人的一些情况和拉萨喇嘛玛尼瓦这项在西藏传承了近千年的宗教艺术。

由此,通过非物质文化遗产里的“人”这个主题,笔者适时敏锐地抓住了新闻,并对这个可能会产生好故事的新闻元素紧追不舍。

现在,就需要记者透过这个传承人的生活、故事,以及他曾经历的岁月,来构思和发掘出一篇好的新闻故事。

非遗里的好故事该如何构思

我们知道,人会依赖于自己惯常的事物和生活,并且认为自己习惯的东西是好的、是对的,甚至是别人也应该遵循的。

发掘新闻。每个民族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其实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有着其文化历史地理渊源的存在方式。所以,需要记者多用一双慧眼去观察,多倾听每个人的故事,从中发掘新闻,用美好的文字将各民族具有多样性文化特征的多彩生活,以故事的形式讲述给人们。

寻找好的新闻元素。历史上,喇嘛玛尼说唱产生于藏戏前,是博大精深的藏族宗教文化中极富雪域高原特色的佛教艺术,堪称世界屋脊上独树一帜的艺术珍宝。透过历史的迷雾,我们了解到,喇嘛玛尼瓦经历了从寺院到街头、从寺院艺僧到民间艺人的几百年,如今的喇嘛玛尼瓦就是以说唱化缘谋生的托钵僧、苦行僧为主。

而在当今的现实生活中,笔者发现,独具特色的藏族民间文学喇嘛玛尼说唱艺术正濒临无人传承的窘境。因此,年逾古稀的赤列老人成为至今西藏唯一的拉萨喇嘛玛尼说唱艺术的自治区级非遗传承人。

说到这儿,其实一条好新闻的基本元素都备齐了: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一生饱含苍桑与悲凉,但此时面对没有一个年轻人愿意从他这儿传习喇嘛玛尼说唱艺术的现实,让老人备感失落。一个好故事就这样被记者发现,并构思了出来。

透过人的生活讲好故事。喇嘛玛尼瓦的产生、发展与宗教密切相关。同时,在内容和形式上反映出来的宗教色彩也十分浓厚。其实,在西藏,很多时候,你会发现西藏非物质文化遗产多富有宗教色彩。

该如何从中把握住与藏族人民当时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信息呢?

这需要记者多方走访,多从被采访人的生活点滴里了解真相,从中发现生活的内涵。只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才可以构成一篇上好的佳作。没有生活,只有冗长、沉闷的说教,是一定不能引起读者的兴趣的。当然,阅读史书,多查阅资料,对一位随时想要写好新闻稿件的记者来说,也极为重要。

作为一名长年从事文字工作的记者,笔者发现自己常常会陷入一种眼高手低的尴尬境地——原本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进行的采访,很容易在写作过程中变得冗长做作,而且所有的信息都似乎变得点到为止,没有任何信息得到足够的强调,以便让读者明白和信服。该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呢?

这时,强调重点变得十分重要。在写作中,记者要避免把复杂的事物脸谱化。美的体验来自于美的阅读。一个老者、一位年逾古稀的传承人、一名史诗般的歌者……当面临众多素材时,我们该如何选择重点?我们想表达给读者的意图又是什么?

这很关键。你当然希望一篇倾注心血的文稿呈现在读者眼前时,对读者来说是还算美好的阅读体验,并能够体会出作者的用意。那种试图将读者带入一种审美的体验过程,也正是每一篇从非物质文化遗产里发掘出的新闻所应有的特征之一。

对非遗的感觉将始终贯穿全篇

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来就不是某一个人的,而是国家的、民族的、世界的。在我们周围,非物质文化遗产离我们并不遥远,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唱的民谣,我们的生活习惯,我们居住的房屋、家具,墙上挂的唐卡,都可能是文化遗产。保护它们不仅是政府的事,更是每个人的事。

记者的感觉很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民众自发的、由一代又一代人累进式发展而形成的,凝集了各民族数十代以至数百代人的喜好和智慧。在着手采访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新闻或故事之前,甚至在整个报道过程中,作为记者都要考虑自己对于这个故事的感觉,对传承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否保有一颗敬仰的心,或者至少要尊重它或他们以及他们所从事的工作,以及为此付出的努力与艰辛。记者的感觉对整篇新闻的写作非常重要。

在写作过程中,一定记住,要抓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这条主线的过去与未来。如果抓住了,就能使新闻内容得到延伸,故事会因此而变得丰满起来。由此,可以为读者搭建一条时间隧道,既通过身处其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追溯故事的根源,也可以向前展望明天的可能影响。

人人都在享用非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有文本,更重要的是涵括口传身授等一切非文本的传承形式,例如民谣、民谚、民歌,风俗习惯等等。这种文化遗产与生活在现代的你、我、他都息息相关。

非物质文化遗产从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来就已存在,至少有数千年的历史。可真正被概括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以与物质文化遗产相提并论,还是近几年的事。为什么具有悠久历史、对人类有重要影响的文化遗产到现代才被提升为重要认识?是因为精英文化的霸权,导致人们对非文本的偏见。而在当今,情况已经明显发生了变化。从国家到地方的各个层面,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程度正在日益提升。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一篇篇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相关报道与宣传,最终可以让更多的民众从文化遗产保护中受益,并能够了解到文化遗产从来就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包袱,更要让更多的决策者认识到文化遗产是城市发展的动力、资源和宝贵财富。甚至可以说,保护文化遗产就是在保护我们的未来。

(作者单位:西藏日报社)

新华网西藏
本文作者:晓勇
责任编辑:雪珍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