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06

10:19:57

命运因高考改变

本文来源: 新华社 本文作者: 王沁鸥、索朗德吉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大学里,扎西拉姆竞选了班长、院系学生会主席、校学生会主席,还作为全国学联驻会主席在北京挂职一年。她参加篮球比赛、辩论赛,作为学生代表前往香港、澳门交流……

新华社拉萨6月5日电题:命运因高考改变

新华社记者王沁鸥、索朗德吉

6月7日是全国高考首日,又一批年轻学子将走入考场。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无数莘莘学子通过高考进入高等学府深造,改变了人生命运。

记者近日采访了几位这样的人。

高考数学考40分的数学老师

北京西藏中学数学老师何刚,40年前参加高考时并不在他的家乡北京。

1976年3月15日,北京“知青”何刚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这天正好是他19岁生日。

1977年秋,高考恢复的消息传到了他插队的西藏乃东县结巴公社,何刚立刻让家里把高中时的课本寄来。西藏北京相隔数千里,书到了,留给他的复习时间只剩下了10天。

……

高考成绩公布,何刚考得不好,数学40分,却阴差阳错被西藏师范学院数学系录取。

“我最喜欢的其实是文学。”何刚笑着回忆,“但如果没去数学系,我也不会和西藏教育结缘,这次高考改变了我的命运。”

何刚的大学同学有汉族有藏族,最小的16岁,最大的已是40多岁的孩子母亲。

大学毕业后,何刚在西藏贡嘎县任教,1989年调回北京任教,学生是在内地读书的西藏孩子。他记得,二十多年前,一个初中男生曾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告诉他,自己每次回家要先从北京到拉萨,再从拉萨到那曲,父亲会牵着马等在那曲镇上,两人在马背上颠簸三五天,才能到达牧区的家。

“我在西藏生活过,对这些孩子的生活环境有最直接的了解。”何刚说,“有了这些了解,你会觉得为他们做多少事都不为过。”

何刚私下会跟学生开玩笑,问“把西藏交到你们手里行不行啊?”这些玩笑里也有认真,“我确实是带着这个念头在教课,西藏的未来就在这些孩子手里。”

那个“从那曲帐篷里走出来的男孩”,如今已是交通部门的基层干部,为家乡修了很多路。

“听到这个消息,我挺有成就感的。”何刚说。

第二故乡在北京的西藏大学博士

高考重启后,西藏教育也得以快速发展。

丹增卓玛是何刚的学生,也是内地西藏班政策的受益者。1985年,内地16省市的西藏初中班同时开学。此后,越来越多西藏学生享受到内地发达地区的优质教育资源。

19年前,丹增卓玛从家乡拉萨到北京西藏中学学习。高考被北京师范大学录取,毕业后回到西藏大学任教,目前在攻读博士学位。

在丹增卓玛印象里,何刚没怎么跟她聊过学习,却一直很关注自己的性格成长。“何老师总跟我说,做人好胜心不能太强,简单、快乐有时更重要。”

这让十几岁的丹增卓玛感到了亲人般的温暖。升入高中后,这种温暖仍在持续:同学们周末轮流请她去家里住,一个北京同学家做的涮羊肉让她至今想起来都流口水。班主任老师在她眼里如妈妈一般,高考第一天她发挥不理想,是老师的鼓励让她定下了神。

“北京就像‘第二故乡’。”丹增卓玛说,“这段经历改变了我的性格,让我更懂得付出,学会了自主学习,至今受益。”

在她看来,内地西藏班政策不仅让更多西藏学生梦圆高考,也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在当年西藏基础教育还相对落后情况下,它让很多偏远地区的孩子们能直接接受全国最优质的教育,有更多机会进入大学。这些人回到西藏,用学识和眼界影响身边人和下一代。”

丹增卓玛初中班的38个同学全都考上了大学,如今都已是西藏各领域的中坚力量。

曾翻雪山、滑溜索上学的学生会主席

门巴族姑娘扎西拉姆,是丹增卓玛在西藏大学带的第一届学生之一。初见时,丹增卓玛觉得这个小姑娘性格好,但常常露出一丝不自信。

这个1991年出生的姑娘在18岁之前只想一件事:怎么走出大山。

扎西拉姆的家在西藏墨脱县北部的一个村庄,由于地质条件复杂,墨脱县2013年底才通公路,而她家所在的村庄距离县城还有两天的路程。

由于父亲早逝,母亲年岁已高,扎西拉姆家的经济状况不好。她从小的愿望就是找个好工作,接母亲到城里住。在她心中,高考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小学4年级开始,扎西拉姆要去县里上学。每次离家,她都要翻越海拔5030米的金珠拉山,徒步两天才能到达学校。

“最深的积雪能到我胸口,过江时还要滑溜索。”扎西拉姆坐在她位于拉萨明亮整洁的办公室里回忆说,“有一次如果不是老师拉了我一把,我就被山上的落石砸死了。”

尽管家中困难,扎西拉姆从未因学费操过心。1985年起,西藏开始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农牧民子女实行包吃、包住、包学费的“三包”政策。她高中和大学的学费则由墨脱县公安局全额资助。

公布高考成绩时,扎西拉姆正在打工。得知分数后,她哭了。

大学里,扎西拉姆竞选了班长、院系学生会主席、校学生会主席,还作为全国学联驻会主席在北京挂职一年。她参加篮球比赛、辩论赛,作为学生代表前往香港、澳门交流……

“大学为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扎西拉姆说。现在,她已在拉萨成家,事业稳定。

“像扎西拉姆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丹增卓玛说,“农牧区学生进入大学后,视野变得开阔,思想观念更进步,大学是很多人的人生转折点。”(完)

新华网西藏
本文作者:王沁鸥、索朗德吉
责任编辑:雪珍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