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藏医药浴法”申遗背后的故事
来源: 西藏日报      时间: 2018-12-13

    当“藏医药浴法——中国藏族有关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识与实践”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喜讯从遥远的毛里求斯首都路易港传来时,一直等待这一喜讯的白玛央珍和她的团队仍然感到幸福来得太突然。“没想到不到2分钟时间结果就出来了,太激动了!”

    白玛央珍,自治区藏医院院长。自2015年底至今,一直参与申遗工作。

    “藏医药浴法”申遗成功,不仅能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关注藏医药,接受藏医药,也让全人类共享索瓦日巴(藏医药)成果成为可能。就在人们欢呼雀跃时,也有人发出“藏医药应该是个更广泛的体系,可只申请了‘藏医药浴法’,真的有点可惜”的憾叹!

    其实,申遗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按照《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规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请可分为五类:一是口头传统和表现形式,二是表演艺术,三是社会实践、仪式、节庆活动,四是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五是传统手工艺。且申报项目必须是国家名录里已有项目。

    “尽管我们一直想把藏医药学申报成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按照《公约》规则,显然非常困难。”白玛央珍说。

    “最终确定申报‘藏医药浴法’的过程仍然很难,经专家几次论证和推敲,最后决定将‘藏医药浴法’归纳为‘中国藏族对生命疾病健康的认识与实践’列入《公约》第4类的‘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遗产领域,才有了这次完美的收官。”

    每一个细节的讨论,贯穿整个申报材料的准备过程,细节处理不当可能导致失去申遗的机会。白玛央珍仍然记得,2017年春节期间,正当所有人欢度新年时,仅为收集一份份来自西藏、青海等地的社区知情同意书,团队里的人在北京和不同地点毫无怨言地忙碌着。她说:“所有参与这项工作的人付出了努力,也承担了使命。”

    为什么最终是“藏医药浴法”?而不是“藏药炮制法”“藏医药处方”,它们也都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下藏医药学所包涵的内容?

    “‘藏药炮制法’和‘藏医药处方’虽然同在国家名录下,但长期以来在国际上仍存在着一些较敏感的话题。”白玛央珍解释说。

    白玛央珍说:“作为藏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藏医药浴法’是藏族生命观、健康观中非常普及的保健措施。既体现了相关社区民众通过沐浴防病、疗疾的民间经验,也是以《四部医典》为代表的传统藏医理论在当代健康实践中的继承和发展。‘藏医药浴法’最终申遗成功,离不开国家层面的大力推动,离不开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也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

    白玛央珍说:“申遗过程中,我们有幸通过著名的民俗专家降边嘉措老师的引荐,得到素有‘中国非遗第一人’之称的巴莫曲布嫫老师的大力帮助。在我们申报工作最关键时刻,巴莫曲布嫫老师的亲自指导和把关,让我们少走了很多弯路。”

    就在“藏医药浴法”申遗成功的消息传遍雪域大地时,白玛央珍收到来自巴莫曲布嫫老师的短信:“项目申报文本被审查机构推荐为范例了。”

    白玛央珍说,“藏医药浴法”申遗成功,对藏医药工作者来说是新的起点,它不仅仅是一个名称,而是意味着如何更好地传承和弘扬,如何让人类共享藏医药文明成果。“未来,我们要按照《藏医药浴法五年保护计划(2019—2023)》,从制定相关标准、培养人才、进一步挖掘藏医药浴的内涵、规范诊疗行为等方面加以干预和改进,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履行我们申报时的承诺。”

    “我们也希望‘藏医药浴法’能够走出去,藏医药学能够走出去,不只服务于藏区老百姓,而是作为人类文明成果服务于更多人群。”白玛央珍说。

    西藏藏医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央嘎说:“藏族群众用温泉、河水沐浴祛病是藏医药浴的自然方式。如今,各地藏医院使用的藏医药浴分为水浴、蒸浴、敷浴三类,其药物均取自自然,是天然矿泉浴和沐浴文化的延续,体现了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族先民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记者 晓勇)

(责任编辑: 雪珍 达珍)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76710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