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为了纪念与传承——西藏登山队庆祝登顶14座8000米以上高峰十周年
来源: 新华社      时间: 2017-07-13

    7月12日,登山队员次仁多吉(中)、边巴扎西(左)和洛则在庆祝活动上获颁奖杯。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摄

    新华社拉萨7月12日电(记者 王沁鸥)12日上午,西藏登山学校院子里人头攒动,新老中国登山人济济一堂,共同庆祝西藏登山探险队成功登顶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十周年。

    活动现场,西藏14座高峰探险队三名主力队员次仁多吉、边巴扎西和洛则,与其他参与队员、登山协作人员获颁纪念奖杯;新华社记者多吉占堆、薛文献作为仅有的长期全程跟踪报道这一壮举的媒体从业人员,同获奖杯。

    十年前的7月12日,次仁多吉、边巴扎西和洛则登顶海拔8068米的世界第十一高峰——迦舒布鲁姆I峰。至此,西藏登山队历经14年,完成了以团队形式攀登全球全部14座8000米以上高峰的壮举。

    回忆起当年的巅峰征程,今年已经52岁的边巴扎西在纪念活动现场激动地说:“这一成功,证明了中国登山强国的实力。”

    7月12日,新华社记者多吉占堆(右)、薛文献作为攀登活动参与人员获颁纪念奖杯。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摄

    全球14座8000米以上独立山峰,全部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在西藏登山队之前,世界上仅有十多人以个人名义成功登顶这14座山峰。10年前三位西藏登山家的登顶,使中国这个新兴登山大国,首次跻身国际登山界公认的“14座俱乐部”。

    14载对巅峰的追求,是一段光荣与悲情交织的旅程。2005年5月27日,探险队在巴基斯坦境内向迦舒布鲁姆I峰第一个野营地进发途中,车辆遭遇滚石,主力队员之一的仁那被落石击中头部遇难,边巴扎西受重伤。高原雄鹰折翅喀喇昆仑。

    7月12日,一名年轻的登山运动员在活动现场留影。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摄

    “今天是个庆祝的日子,但我的心情却很沉重。”边巴扎西说,“仁那是我最好的搭档,没有了他,再隆重的庆祝,也像是穿上了好看的新衣服却少了颗扣子、短了截袖子。”十多年过去,对好友的哀思依旧在这位登山老将的心中。

    那场事故给边巴扎西的身体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但他却以超人的意志完成了2007年的最后一攀。直至今日,他的右耳仍完全失聪,面部肌肉局部瘫痪,曾多次前往内地接受手术治疗。

    但边巴扎西却说,选择登山这条路,“从来没后悔过”。

    7月12日,参与攀登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壮举的队员们共同举起奖杯。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摄

    “我是农村的孩子,只读过三年书,19岁进入登山队后,才学会的汉语和其他文化知识。”边巴扎西说,“是走进大自然,走进登山队改写了我的命运,我为自己能给祖国带来荣誉而自豪。”

    “不畏艰险、顽强拼搏、团结协作、祖国至上、勇攀高峰”——这是西藏登山精神的核心内容。在纪念活动现场,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党组书记孙永平说:“西藏登山队是一支英雄的团队。50多年的逐梦云端、挑战极限,不仅完成了一件件重大登山任务,刷新了一个个世界登山纪录,更给我们创造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如今,年青一代西藏登山人正在为这种精神增添新的注脚。2016年,西藏登山队藏族队员次仁旦达和德庆欧珠随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登山队,实现“7+2”(即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及徒步至南北极点)壮举。西藏登山队也由此实现了登顶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和完成“7+2”挑战的“大满贯”。

    7月12日,演员在庆祝活动中表演藏戏助兴。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摄

    “自13岁进入西藏登山学校以来,‘14座’英雄们的事迹和精神就不断激励着我,登山精神已融入我的灵魂。”次仁旦达说,“登山这条路没有捷径,我要踏着前辈们的足迹一步一步向上攀登,永远以赤子之心热爱登山事业。”

    除不断创造辉煌的登山成绩外,西藏登山人也在攀登体育产业的新“高峰”。西藏喜马拉雅高山环保基金会启动仪式和西藏登山向导协会揭牌仪式也于当日举行。

    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副局长尼玛次仁说:“西藏登山正处于从专业登山向社会登山转型的关键时期。我们将大力弘扬西藏登山精神,不断提升登山户外运动产业发展水平,努力增强综合带动能力。”(完)

(责任编辑: 殷小燕)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64405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