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青藏高原科考动物趣闻三则
来源: 新华社      时间: 2017-07-09

    新华社拉萨7月7日电(记者黄兴)青藏高原的动物极富趣味。正在进行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生物与生态变化考察,旨在全方面摸清楚“第三极”动植物本底资源。在科考中,科学家们给记者分享了几则关于青藏高原动物的趣闻。

    鼠兔三窟

    鼠兔是一种兔,因形似老鼠,而得名“鼠兔”,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和周边地区。其古灵精怪,实在是“草原精灵”,不过却也给草原生态带来威胁。鼠兔善于造穴,易导致草场沙化,且其繁殖能力极强,已成为危害草原生态的“作恶者”。

    鼠兔平素喜食草类,甚至带毒性的狼毒草都可当做美味的食物。鼠兔还会储存冬季食物,晒干后储备在洞穴内;也很喜干净,其粪便与所居洞穴严格分开。

    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学龙说,鼠兔开掘洞穴后,往往屡次更换洞穴,所谓“狡兔三窟”极为贴切。藏北草原上遍布鼠兔洞穴,固然有鼠兔数量庞大的原因,鼠兔“三窟”的习性亦是重要因素。

    鼠害破坏草原,已成草原治理的重要课题。为治理鼠害,青海等地曾对洞穴投药,西藏那曲使出“招鹰灭鼠”的招数。蒋学龙表示,实现草原食物链动态平衡,从鼠兔的上游动物鹰、狼等猛禽和猛兽着手,或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策。

    鼠鸟同穴

    鼠兔在地上跑,鸟类在天上飞,但它们竟也会在一个洞穴里生活。中科院动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尹祚华给记者介绍了青藏高原独有的“鼠鸟同穴”现象。

    鼠兔住在草地洞穴里,且其洞穴在地下互相连通,并有多个出口。一些鸟类就趁势利用鼠兔废弃的洞穴栖居,甚至和鼠兔同穴生活。

    和鼠兔同穴的鸟类,主要是雪雀和地山雀,多为白腰雪雀、棕背雪雀、棕颈雪雀、黑猴雪雀这四类雪雀。这些鸟都是青藏高原独有品种,生活在海拔超过2500米的区域。尹祚华介绍,多数地山雀利用土坎、缓坡自凿洞穴,少数使用鼠兔的洞穴;而雪雀多利用鼠兔废弃的洞穴居住,而且不排除鼠兔和雪雀同时生活在洞中的情况。

    缘何如此?有分析称,高原树木稀少,鸟类难在树上筑巢,故会出现“鼠鸟同穴”的奇观。不过,尹祚华表示,也有可能是雪雀等鸟类习性本就如此,同穴原因尚待研究。

    此外,地山雀还有令人惊异的习性,采取“一妻多夫”模式,共同协作抚育后代。尹祚华说,这一现象在鸟类中实属罕见。他在本次科考中就曾在一个洞穴中,捕捉到1只雌鸟与3只雄鸟。另外,地山雀的巢穴面积亦很惊人,有些甚至达半平方米。

    长寿的鱼

    青藏高原很多鱼类寿命可达二三十岁,令人惊叹。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亚鹏介绍,青藏高原的鱼类往往是冷水鱼,寿命相较于其他地方的鱼更长。

    赵亚鹏分析,热带和温带地区的水生环境较为复杂,鱼易被捕食或自然死亡;而高原地区水生环境相对单一,鱼类天敌较少,加之高原湖泊河流水温低,鱼类生长迟缓,代谢也较为缓慢,这些都为高原鱼“长寿”奠定了基础。

    在青藏高原,鱼的品种主要为裂腹鱼类和高原鳅类,其体长体重相对平原同类型鱼都短和轻。记者跟随赵亚鹏一行,在班戈县甲嘎藏布捕获的裸鲤,体长只有15厘米,体重不足100克,但据鉴定,其年龄已达惊人的5岁!

    谈到鱼年龄的鉴定,自然就离不开耳石。耳石是硬骨鱼类内耳中的碳酸钙结晶,其形成后便不再被有机体吸收。耳石类似树木的年轮,可判断鱼年龄。此外,借由其中沉积的化学元素,能分析长时段湖泊水体环境变化情况。(完)

 

(责任编辑: 达珍)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64299491